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西部狂想 > 四百八十九章:伸头缩头都是一刀
    姐妹之间为此事少不了谦让一番,那番场景任自强不看也罢。是好事又不是好事,个中滋味一言难尽。

    任自强独自在楼下客厅里愁肠百结心中苦涩无比,更是坐立不安的来回踱着步。当现实真正来临时才明白它是那么的残酷,左拥右抱的窃喜早都飞到爪哇国。

    爱之深责之切,不管她俩谦让的结果如何,势必都会伤害其中一位的玻璃心。毕竟都是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的新青年,不是封建社会只晓得三从四德的小女人。

    心情烦闷之下任自强破天荒的拿起王猛的烟抽了起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没有前世时味道的醇香和顺畅,只有不适应的刺激和辛辣还有口腔里满满的苦,外带着头还有点晕菜。再抽时只敢让烟气在口腔里打个转,神思不属的看着袅袅青烟慢慢淡去。

    感觉就像等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婷婷和小雪才从房间里出来,看到婷婷红彤彤的眼眸和强颜欢笑任自强就已知道结果。他都不敢看依旧笑颜如花的小雪,她明媚的笑容下隐藏着什么任自强不敢猜也不敢想。

    “小强,你怎么开始抽烟了呢?”小雪惊讶道。婷婷也用好奇探究的目光看着任自强,他把‘吸烟有害健康’可是常挂在嘴边的。

    “我?????”任自连忙掐灭手里的烟,强咧咧嘴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我以后不会抽了。”

    一瞬间婷婷、小雪仿佛明白了什么。婷婷掩住嘴泫然欲滴的背过身去。小雪则带着哭腔扑进任自强的怀抱:“呜????小强,你别为我难过好吗?我真的?????真的没觉得委屈。其实在咱们在一起的时候我就有心理准备,只要咱们开心的生活在一起我不在乎这些的,我不能没有你!呜??????”

    说完小雪趴在任自强怀里哭的更大声,任自强张嘴欲劝千言万语却无法出口,只能紧紧的拥抱着她给她以安慰。就让她宣泄一下吧,这样她也许会舒服点。

    婷婷在旁边双肩剧烈抖动却强压着没哭出声,任自强心疼的也把她揽入怀,拍拍她的脊背,双目含泪道:“想哭就哭出来,别憋着!”

    “嘤嘤??????”婷婷也发出了哭声,依旧是很温婉含蓄收敛,梨花带雨我见犹怜。和小雪的撕心裂肺相比表达的意思是一样的。这也是任自强第一次见两姐妹肆意的哭泣,这说明什么,说明她俩面对关乎其一生的抉择也不是像其表面看起来那么洒脱、豁达的。

    任自强心里也很酸楚,但要说后悔却不见得,只是万分为难而已。他等于说一手导演了今天的苦情戏,恬不知耻的把最残酷的‘抉择’交给两姐妹,而他自己却置身事外成为一个胆小鬼。

    是的,此刻的他真的无胆。不是因为别的而是这里是他的家乡,他无法逃避也必须在乎的那些‘世俗眼光’。也唯有这样做才能让其他人接受,也对婷婷、小雪的伤害化作最小。

    至于任自强和婷婷的年龄差别虽然有点问题但不是不可解决的大问题,在爱情面前年龄是问题吗?有必要在乎吗?

    看看时间两人宣泄的也差不多,任自强拍拍两人:“别哭了,干妈马上就回来让她看见你们这样指不定怎么想呢?”

    “哼,看见才好,我就告诉妈妈是你欺负我!”小雪昂起小脸气咻咻得嗔道。一双美眸此刻又红又肿像个大桃子。

    任自强知道她说的是气话也没在意,再看婷婷的眼睛也是差不离。婷婷听到小雪说的话也忘了刚才的郁闷,端起姐姐的派头急道:“小雪别胡说!”言外之意无非是维护任自强,没看到他心里也不舒服你还要在他伤口上撒盐。

    两人一时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不约而同的指着对方红肿的眼睛先是惊讶万分,继而‘噗嗤’一声忍不住娇笑起来。都记不起有多久没看到过彼此的糗样,感到格外新鲜。

    一笑泯千愁,这一笑也让婷婷和小雪心间的小芥蒂尽去。原本两姐妹关系就极好,对此事也是早有主意。无非在父母亲人面前被承认的那个人不是你就是她而已,她们也早就做好了互相谦让的准备。

    却不曾想任自强提的很突然让她俩没做好思想准备,再看到他为此事着急上火的那个‘怂样’,两人极为心疼之下也是急了,触景生情才导致两人伤心一场。

    哭过笑过雨过天晴还得任自强帮着收拾她俩红.肿的双眼,这对他来说是小菜一碟。在眼部周围几个穴位内气外放按摩一遍,婷婷、小雪又恢复了明眸善睐的模样。

    眼瞅着太阳落山孙丽娟也快回来,任自强打算向她挑明此事免得孙丽娟再为婷婷的终身大事犯愁。同时也免得婷婷和小雪受尽父母长辈们过于‘关爱和唠叨’,‘急长辈之所急’也是体现子女的善解人意不是。

    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再拖下去也没啥意思。任自强当即和婷婷、小雪表明了此刻所想:“婷婷姐、小雪姐,等干妈回来我就先和她挑明和婷婷的关系,你们看怎么样?”

    “啊!”婷婷闻听此言羞赧道:“小强,要这么急吗?你出面说是不是有点不合适?”

    “我好歹也是男子汉一枚,爱就爱了有什么不合适的?”任自强此时又恢复了大义凛然。

    “小强,枉你辣么聪明,你怎么忘了这是提亲哎?是需要你家里长辈出面和爸爸妈妈谈这个事的。”小雪娇嗔的给了任自强一记卫生球。

    “哈!我忘了,我还想着先让干妈知道好让她有个心理准备呢!”任自强尬笑道。他真的忘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些老规矩,有些想当然。

    话说到这此事也只好暂时作罢,婷婷、小雪的意思也是等一等,起码等任自强过了十八岁以后再提。再说她俩最近整合那些国企忙得一批,还有马上要开展的企业信息化建设,事事都需要操心暂时真心顾不上考虑儿女情长的事。

    从这点可以看出任自强是何等的‘丧心病狂’!为了让‘后宅安定’拼命的给自己的女人肩膀上压担子找事做,让她们一个个忙得飞起没时间‘胡思乱想’。

    要不是任自强主动提起给她们一个承诺,包括王珇娴、周蕙勄在内的这四位女孩还不知安之若素多久。或许是她们也羞于启齿提起此事,无他,一个个的年龄都比任自强大‘两块金砖’以上,有‘老牛吃嫩草’之嫌。

    至于和莉芝她们的事任自强绝逼会绝口不提,没必要再给自己找麻烦,装糊涂谁不会呢!好了,烦恼的事略过不提。

    晚上孙丽娟和王猛回来在吃晚饭时,婷婷还是给他俩吃了个定心丸:“爸、妈,你们以后别为我的终身大事再操心了,等我忙完这一段就会给你们一个交代。”

    王猛和孙丽娟初听此言自是喜不自胜,激动过后又冷静下来。尤其是王猛那也是属于‘宠女狂魔’之类的,眼看自己的‘小棉袄’要飞,心里是万分的不舍:“婷婷,我们可没逼你,事关你的一生幸福你可要慎重呀,男方行事为人怎么样一定要让我们看看才行。”

    别看孙丽娟平常为婷婷的终身大事着急上火唠叨得紧,可事到节骨眼上她既狐疑又心慌意乱。昨晚还是一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不在意的模样,过了一个白天就有了正主意,这说破天也没人信呢!

    她忙附和道:“是呀,婷婷,妈妈可没有催你的意思,这事真急不得,你自己慢慢拿主意就行。”

    婷婷微不可察的瞟了旁边的任自强一眼,娇嗔道:“哎呀,爸爸、妈妈,你们就放心啦,到时候一定会让你们满意的!”

    心道:“你们不满意还怪,小强可是你们从小看大的,他的心地本事如何你们最为清楚不过。”

    小雪也来个神助攻:“是呀,爸爸、妈妈,姐姐从小到大那件事让你们烦心过,她不会做没谱的事的!”

    “嗯,那就好,那就好!”王猛和孙丽娟会心的相视一笑:“我们静候佳音啦!”

    看到婷婷的事总算得到满意的答复,孙丽娟又把目光对准小雪。鸡贼的小雪还不等她说话就抢先道:“妈妈,我的事着急不来的。你想啊姐姐到时候去忙她的事,公司里那一大摊子还不得我管呢?一时半会儿的我哪有功夫考虑这些私事,您说是不是这个理?”

    王猛正为让别人预定了一个‘小棉袄’心疼呢,那舍得再失去一位。忙摆手道:“小雪,你的事不急!”

    小雪听了顿时笑靥如花,撒娇道:“还是爸爸最好啦!”嘴上说着,在桌子底下她伸出芊芊脚丫用力的夹着任自强小腿上的肉拧啊拧的。看情况她心里不恼是假的,谁让任自强哪壶不开提哪壶呢!

    任自强全程笑呵呵的哼哼啊啊打酱油,面不变色心不跳专注的对着桌上的饭菜使劲,好似今晚的饭菜格外可口一般。到最后小雪反而心疼他了,又用她绵软嫩滑的脚丫摩挲刚才拧的地方。

    桌子下的小动作没人看见,孙丽娟见老公发话也就没盯着小雪来个趁热打铁。只不过她的目光含着莫名的意味在任自强和小雪身上多打量了几眼,继而欣慰的笑了。

    孙丽娟目光中所要表达的意思任自强似乎很熟悉,在哪里见过一样,而且前世今生都有还不止一次。他终于想起来这种熟悉的目光无非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爱’的那种。

    前世的岳母眼中看到过,今生的沈阿姨和王妈妈眼中也看到过。“干妈怎么就那么确定自己和小雪有一腿呢?难道她觉察到什么?可事实是??????”

    此刻任自强都有股冲动真想告诉孙丽娟真相,你的两个女儿我都爱。可看到王猛也在立马秒变怂人,功夫再高也怕一枪撂倒。真怕王猛怒急攻心拔枪相向,作为公安厅大佬他随身都带着手枪呢!

    任自强看了婷婷一眼,分明发现她的目光有些黯然。看来在她想来,父母们都喜闻乐见自己和小雪是天作之合、天生一对吧!

    任自强 给了婷婷一个安心的眼神,再怎么也不会改变商定好的事。同时把脚移过去温柔的摩挲她柔弱无骨的脚丫让她放心。

错误/举报/求书,点此举报(免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