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西部狂想 > 四百六十九章:初到贵境
    经过任自强卖力的按摩,又生龙活虎起来的王如海还是不信邪,非拉着他去安保公司再全方位检验一番。

    这次王如海学乖了,自己不上手了,他一出手就安排四位实力比他还强的安保精英和任自强较量。还不忘叮嘱他们:“你们尽管放手攻击,不要留手!”他这是要好好称称小表弟的斤两。

    看到四人来势汹汹,可在任自强眼里他们武力值还是弱,动作还是慢。这就像他正常动作对慢动作,结果不言而喻,他们几无还手之力,没走几个回合,四人还是被任自强轻描淡写完虐。

    看到龇牙咧嘴、东倒西歪的四位安保精英,再看看气定神闲的任自强,顿时惊掉了王力军及一众围观安保的眼珠子,“小强他怎么可以这么强?”

    身手考量还不算,王如海还要检验一下他这位小表弟的枪法才放心。

    幸亏任自强以前也玩过枪械,在王如海的考校下才没有露怯。更让他们惊掉下巴的是在CS战队游戏中,任自强近乎与神一般的精准预判能力。

    不管他们埋伏得有多严实,只要他们对任自强有威胁性的动作就能轻易被他得第六感察觉而无所遁形。

    如此一来,也让任自强确信自己确实拥有了武侠玄幻小说中描述的武者达到一定的境界可以判危险,预生死。

    当然这仅仅是针对他自己而言,如果对别人也有效的话,任自强岂不成了算命神棍一般。

    此时的任自强也可以称为‘人型雷达’也不为过,有这个超级作弊器在和他们还有啥玩头。不等这些那包人员露头,提前就被他秒了。

    不但王力军他们叹服任自强简直是‘最强兵王’的料,王如海也对他彻底拜服,“小表弟就是个无所不能的妖孽,不服不行!”也对他前往‘北极熊’一行,彻底放了心。

    恰好任自强过去也替他换换班,近两年都在外奔忙,他也该呆在家里和两个媳妇好好完成造人大计。

    一转眼王如海这都三十多了,虽说事业有成,可唯独俩媳妇的肚皮没反应令人颇是遗憾呢!

    想到依旧千娇百媚的俩媳妇,王如海心中不由一阵火热。他再懒得和任自强废话,直接放行,雏鹰最终要翱翔在天空的,他想干嘛干嘛去!

    任自强这次出行原本是准备独身前往的,可他没能拗过关心自己的许燕她们。在异国他乡总得有个贴心人照顾衣食不是,三人商量了一番,决定要安排纪新燕陪同他一同出行。

    要不是许燕她自己还有重任在肩,负有帮任自强照看着一众红颜的‘安危’的重任,她绝对会亲自前往的。

    看到纪新燕欣喜而神往的神情,任自强满腔的婉拒之语再也无法说出口,太扫银家兴有木有!没看到旁边还站着既艳羡又失落的郭莹嘛,她也十分想去呢!

    也让任自强暗地里喟然嗟叹,“唉,本想着一个人去尝尝异国‘毛妹纸’的万种风情呢,这下有纪新燕跟着,看来是也没啥机会了!”

    难怪他有这份色心,是个男人都懂得,俄罗思、乌克烂、白俄罗思的九头身美少女那可是全世界都出名的。

    当然这只限于没结婚前,结婚生孩子后日渐丰满起来的‘大妈级’女人不在其内。

    这纯属于男人的猎艳和好奇心态,无关乎道德。‘有钱的男人会变坏’,何况是曾经‘拯救’过‘失足妇女’的任自强也免不了偷腥。

    当然他仅仅只限于你情我愿深入而友好的交流,感情是不会再谈得,也不会有收藏的嗜好,过多的情债任自强委实负担不起。

    任自强是从家乡迪化转机前往莫斯科的,为免于张扬他的私人专机到首府就停下了。他又在家里盘桓了两日,任自强还不至于像‘大禹治水’辣么忙,路过家门而不入。

    看看父母家人,探望干爸干妈,又和王艳丽、顾晓红、杨瑜茵欢好了一夜。也许是岁数大了或是开发晚的缘故,王艳丽和顾晓红却没有产生气感,只能图奈何!

    任自强和纪新燕连其他的安保一个没带只身登上西域航空的客机飞往莫斯科,是头等舱哦。任自强可不会委屈自己和纪新燕,去挤腿都伸不展的经济舱。

    安全方面无需担心太多,到了莫斯科自有自家人接机照看。这方面王如海早已安排妥当,可不敢出什么纰漏。

    形形sese、面孔各异的同机乘客丝毫没引起任自强的注意,唯独万里挑一巧笑嫣然、姿容俏丽的空姐让见惯了绝色的任自强都禁不住多瞟了几眼。

    这时候的空姐素质真是没说的,盘靓条顺无不是上上之选。尤其是维吾尔族空姐,端的是美不胜收,成为机舱中一道靓丽的风景。

    看得任自强都心动不已,竟然萌生了自己专机的空乘是不是应该换一批了的念头。想想也是,周妍、温彩儿都服务了好几年,也该让她们歇歇了。不说审美疲劳,空姐本来吃得就是青春饭,她俩着实岁数有点大了呢!

    还有关键性的一点,她俩是香江人。人有些势利不说,现在愈发的黏糊人,明摆着红果果的勾引,让他有些烦呢!

    再说依照任自强护短家乡的一贯德性,没道理再‘肥水流外人田’呀!能多为家乡人提供两个工作岗位岂不是更好。

    任自强越想越美,当即打定主意到莫斯科后就通知王艳丽帮自己从家乡挑选空乘,最好其中一个是维吾尔族的。自己的喜好王艳丽门清,从头到脚绝逼会让他满意。

    一路上纪新燕都激动的娇俏的小脸红扑扑的,能单独和任自强一起出行,这恐怕是她一生中屈指可数的难得机会。

    无他,心爱的小强身边女人委实太多了,这次独处的机会殊为难得呢!

    任自强一直以来游戏花间,哪能不明白她的小心思。他也怀着一颗歉疚弥补之心,也不再想那些有的没的得‘异国风情’,自是全身心的对她温柔呵护。权当是一次蜜月一般的旅行,也算是对她料以慰藉吧!

    两人如同情侣一般,旁若无人的一路秀恩爱、撒狗粮,五个小时的航程不觉间就到了莫斯科谢列梅捷沃国际机场。

    飞机停稳以后,作为头等舱的乘客优先下机。任自强和纪新燕前后脚的出了机舱,清新而凉嗖嗖的空气迎面扑来,令脑海不由为之一清,瞬间精神大振。

    十月的莫斯科气温已经有些凉了,总在零上几度晃悠。天空湛蓝湛蓝的不带一丝云彩,已是西斜的阳光照在人身上带来些许的暖意。

    “小强!”还没等任自强好好感慨一下初入莫斯科的好奇和欣喜,舷梯下就传来熊国负责人翟伟春和他的如芭比娃娃一般精致的俄罗斯媳妇娜塔莎挥着手热情的招呼声。

    他们真够牛叉的,迎接的车队直接开进机场就停在飞机舷梯下,清一色四辆黑色‘奔驰’。当然此‘奔驰’是自家国产的,没理由用外国车不是。

    “春哥!”任自强和纪新燕也满面欣喜着一边招手回应,一边快步走下舷梯。压根没注意到站在机舱门口送行的两位空姐和同在头等舱乘客惊异而好奇的目光。

    不怪乎如此,阵仗太大了!翟伟春两口子不但带着四辆车,还有十个一身黑西装神情警戒保镖般的壮汉。

    其中不但有华人还有白人,这架势一看迎接的就是非同一般的人物。想当然的开始猜测起任自强和纪新燕的身份,脑补两人肯定是非富则贵不是一般人。

    “哈哈,小强,一年不见你又长高了不少呀!”翟伟春紧紧拥抱着任自强拍着他的后背朗声笑道。

    “春哥,你这有点夸张吧?”任自强向他身后的安保人员努努嘴打趣道。

    “哈哈,不夸张,小心使得万年船,这里可不是咱们国内,安全第一!”翟伟春笑着解释道。

    和翟伟春见过面后,任自强满面含笑的和他的洋媳妇拥抱贴面见礼,笑道:“娜塔莎嫂子,你还是那么漂亮呢!”

    “小强,新燕,欢迎你们来到莫斯科!”披着纯白色狐皮坎肩珠光宝气的娜塔莎笑语嫣然得和任自强、纪新燕一一拥抱贴面,字正腔圆的说着流利的汉语。

    香,太香了,浓浓的香水味刺激的任自强差点打个喷嚏出来。他强忍着鼻子里的痒意,惊讶道:“娜塔莎嫂子,你的国语说得真不错!”

    娜塔莎莞尔一笑,俏皮道:“嫁鸡随鸡,不会说中国话回娘家可是很尴尬的!”

    “哈!你真腻害,‘尴尬’都知道!”任自强佩服的竖起大拇指赞道,惹得众人笑声一片。

    任自强在机场和翟伟春稍事热情寒暄,没敢多聊就上车利索走人。实在是周围好奇的目光越来越多,指指点点、窃窃私语的让任自强受不了,如芒在背呀。

    车队就这样鱼贯般出了机场,仿佛进出自己家大门一样简单,连海关检查都没有做。非但如此,机场警卫还和翟伟春一行很熟悉,满脸讨好之色的主动放行。

    “春哥,我们不需要海关登记一下吗?”任自强不由好奇的问起缘由。

    “哈哈,小强,完全不需要,这么多年我们在这也不是白混的,各方面早都打点好了!”翟伟春单手扶着方向盘自得的一笑,另一只手大拇指和食指搓了搓做了个数钱的手势。

    “嗯,干得不错!”任自强点头微微一笑,心中却思绪万千。由此可见一斑,昔日的庞然大物现如今混乱到如此地步,海关在金钱的腐蚀下都如同虚设,还有什么威严可言呢!

    不过任自强对此很是喜欢,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更何况还有些自傲呢!在自己近乎与神的指引下,来这里淘金的华人比起前世来可是云泥之别,受到的待遇很是非同一般。

错误/举报/求书,点此举报(免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