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西部狂想 > 三百九十二章:行侠仗义
    “你是说看相吗?你竟然还懂看相?”何超茕愈发的感兴趣起来,追问不休。

    “怎么?茕姐你对这方面很感兴趣吗?”任自强放下手里的文件,玩味的打量她。

    “嗯呢,你也帮我看看。”何超茕螓首狂点,不是一般的感兴趣。

    任自强晒然一笑,又想逗逗她。于是起身坐到她的身边:“好,我帮你看看,说的不准你可别笑话。”

    说着话任自强一本正经的就拉着她白嫩的小手看起来,说是看实为揩油,何超茕又开始粉脸微红。看完手,任自强向她的脚丫努努嘴:“茕姐,麻烦把鞋脱了,再看看脚!”

    “什么吗?看相哪有看人家脚丫的,又占人家便宜!”何超茕羞赧的嘟囔着,嘴上虽如是说还是听话的脱了鞋子,顺从把一双白生生的脚丫翘到任自强腿上。

    任自强虽然听见她的低语,也装作没听见,肆意把玩她嫩滑好看的脚丫。那个用心,那个投入,任自强这会儿就像鉴宝大师看一件稀奇的古董一般,上下端详,细细揣摩。

    从细腻光洁的脚背到像花瓣一般的脚趾,还有曲线柔美、绵软的脚掌,以及粉润紧致纤巧的足跟,他统统都没放过。

    何超茕也是女人,女孩家敏感的脚丫让一位大男孩如此把玩,她骤然更加害羞起来,娇嗔道:“你好了吧?看出什么了吗?”

    “哈,看出来了,你从小锦衣玉食,生在大富之家。”任自强一本正经的忽悠。

    “哼,哄我呢?这些事香江和濠江没有人不知道的。”何超茕气急败坏的缩回脚丫,凤目怒瞪。

    “还没说完,你急什么?” 任自强好整以暇。

    “那你接着说。”

    “你以后妥妥的是‘白富美’。”

    “啥叫白富美?”何超茕懵了。如此前瞻性的简练语言不是此时的她能理解的。

    “就是皮肤白,有钱又美丽,简称白、富、美!”任自强重重的解释道。

    “嘻嘻,好有趣,不过有钱是我爹地的,可不是我的,说的不对。”何超茕心花怒放的娇笑着捶了任自强一粉拳,纠正道。

    “你也会有的,而且以后会很有钱。”任自强郑重其事道。这没跑,也是有目共睹,何超茕虽然在感情上一塌糊涂,可是在事业上是妥妥的富姐,成功女性一枚。

    “我问的不是这些,其他方面呢?”何超茕急道。

    “你指的是哪方面?”任自强明知故问。

    “就是····就是感情方面。”何超茕支吾着羞羞的说出来最关心的问题。

    “感情和婚姻你能自己把握吗?”任自强反问道。

    “我??????”何超茕红唇微张,一时哑口无言,神色顿时沮丧。

    “怎么?你不喜欢现在的男朋友?”任自强追问道。

    “唉,不说了。”何超茕无力的放下脚,穿好鞋子,“我先走了。”她说完起身垂头丧气的开门离去,那背影是如此萧索和无助。

    “如果不喜欢,我可以帮你的。”任自强乐于助人的善心大发。

    “谢了!不用了!”何超茕头都没回无力的摆摆手,落寞的走了。

    “唉,也不知道何赌王怎么想的?都那么有钱了,还玩什么门当户对的把戏!人呢,欲壑难填,啥时候是个够呢?”任自强摇摇头自语道。好似自己也是呢?

    要不要帮帮她?任自强思虑起来。许家那位也不是什么好玩意,拈花惹草之辈,就当清除祸害啦。

    许家有什么了不起,看不上这个,嫌弃那个的。特别是嫌弃自己从国内来的老乡刘佳玲,看不上她是‘北姑’的出身。看不起她就是看不起整个内地人,你这是作死呀,‘小母牛玩倒立,牛皮冲天’呀!

    任自强越想越恨,还有许家小子,前世辜负了自己的得力属下何超茕不说,又沾染了自己的女人李佳新。绝逼不可放过,再拿许家开刀。

    打定主意,任自强拨通张华的电话:“刘大熊的事搞定了吗?”

    “对不起,老板,本来快搞死他啦,谁知里面又有些变故。你放心,再给我一段时间,他绝对死死的。”张华很是不好意思。

    “哦?出了什么问题?”任自强好奇道。

    听了张华的解释才知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刘大熊还是有几把刷子的。

    本来按照他的财力,他已经顶不下去啦,马上就要偃旗息鼓。不曾想,他不知从那里搞来一大笔钱,打了张华一个措手不及。这不,张华正在重整旗鼓,准备好好陪他玩玩。

    想来刘大熊不清楚自己面对的是何等的庞然大物,要不是为了多挣几个钱,早就以狮子搏兔之势碾压的他体无完肤。

    任自强一听就明白是怎么回事,无非是那些老乡伸出援助之手,想帮他解围。“呵呵,真是不知死活!我看看你们能帮多少?还能舍家弃业成?这回我要让你们输到姥姥家去,有来无回!”任自强不由嗤之以鼻。

    他立马给张华讲清楚自己的怀疑,张华听了哈哈大笑:“老板,那太好了,这样又能多挣不少!”

    “嗯,你们好好干,挣得越多,奖励越多!”任自强不吝奖励。接着让他收集许家的资料,下一个目标就是他们。

    “许家如果倒了,看你何赌王还能不能看上许家小子,还要继续秦晋之好吗?”任自强不无恶意的猜想。

    嘿嘿,这可是订了婚的,看你何赌王怎么收场?到时候打脸恐怕就是自己啦!也不知道何超茕假如知道是任自强在里面动的手脚,是咬牙切齿的恨呢,还是恨呢!

    任自强又让张华多收集一些香江为富不仁者,或是德不配位者的信息,还有纵容子女花天酒地、胡作非为的。

    张华瞬间秒懂,惊愕道:“老板,这可是大工程呀!”

    继而哈哈大笑道:“不过,老板,你这一手我很喜欢哦,替天行道,杀富济贫,我最崇拜的就是大侠风范啦!看了金大侠的小说,我一直梦想着仗剑行走于江湖,对不平事能够挺身而出。太谢谢老板,你满足了我最大的心愿!”

    “哈,我看你是想发生一次英雄救美吧?”任自强打趣道。

    “嘿嘿,顺手而为之,那样不是更完美不是吗?”张华猥琐的笑道。

    “张华,你记住,这可是得罪的人的活。虽然有安保人员保护你们,可你们也要低调。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狮子也有丢盹的时候。总之一句话,快乐的行侠仗义,安全为第一要务!”任自强再三叮嘱。香江很乱的,为了钱铤而走险的不知凡几。

    “放心,老板,我晓得的,我会注意的。”张华郑重道。

    放下电话,任自强惬意的躺在大班椅上浮想联翩。一时半会的先不让你们看出门道,等过个一年两年的,再慢慢放出风。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现在有了自己,现世报马上就来。杀几只鸡吓吓猴子,是不是能让那些有钱的华人带个好头,做个好榜样呢?给香江的国人做个示范,顺带着也给以后发展起来的内地富豪做个表率。

    还有宣传上也要跟上,还是让莉芝旗下的报纸来做这件事情。亚视就算了,面对的群体不同。这是给华人丢脸的事,家丑不可外扬,在香江小范围的知道就行。

    要不然丢人丢到外人面前,那可是任自强实非所愿。

    他和莉芝说了自己的想法,她笑得乐不可支:“小强,谁又得罪你啦!”

    “呵呵,莉姐姐,香江有钱的坏人得罪我了,你可要支持我呀!”

    “支持,绝对支持,你的话就是皇帝的圣旨!”

    “还有,莉姐姐,你现在也有钱啦,也要管好自家的亲戚,别搞出些天怒人怨的事!你可是我的门面!”

    “嗯,我知道,我会告诫他们的,如果有这样的人,以后我才不会管他死活!”莉芝答应的很爽快。

    自家还有一大家子人呢,也得说教说教。在自家的帮扶下,亲戚们都有钱啦,可不要忘了根本,摆出一副暴发户姿态,惹得别人神憎鬼厌!

    任自强又给家里通了电话,告诉父母管好各自的亲戚。凡是人品恶劣之辈,以后有多远滚多远。

    还有表哥王如海的那帮子战友家,一个个‘嗉子’(土话人的意思)甩清楚。有钱了,多积德行善,别为恶乡里。起码对得起身上穿过的战袍,你们曾为她流过泪,流过血。

    任自强的这些想法无一例外得到亲人的支持和赞同,谁又想家里出坏人呢?那不是挨骂吗?最后丢脸的还是自己。

    任自强摸着下巴思虑再三,看来家乡还少了一个发声的喉舌。办一份报纸的想法开始在脑海中萦绕。

    行不行先试试,任自强又联系上陈思洁。在不违反大政方针和政策下,看看办一份西域生活报能否得到主管部门批准。实在不行,和国有的报纸合营也没问题。

    包含时事新闻,经济动态,生活百态,娱乐动向等,就向南方的那份报纸学习就对了。具体的内容就不一一赘述,大家都知道。

    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引导和改变家乡人民的发展思路,揭露不平不公之事,挖掘黑幕。同时给天平律师事务所的扎海生以助力,让他们的完善法治的呼声还有‘法律援助中心’有一个平台展现给世人。

    这时候国内还没有民营报纸,任自强这是吃螃蟹的节奏。工商联主办的《中华工商时报》还有三个月才能创刊,无意中又开创了先河。

    可惜互联网时代还没有来临,到时只需要搞个门户网站就可以轻松搞定。

错误/举报/求书,点此举报(免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