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西部狂想 > 二百零九章:娱乐起航
    雨在太阳快落山时停了下来,充满负离子的湿润空气吸进嗓子眼里感觉甜丝丝的,格外清新。落日的余晖照在渐渐远去的乌云边上,给它镶了一个无比瑰丽的金边。不远处连绵的山峰慢慢变成黛青色,银白的雪峰被橘红色的落日映照成金色。雨后的天空也更加纯净,瓦蓝瓦蓝的。

    一道七彩的彩虹清晰的挂在东边不远的山顶,大家纷纷站在校园里以彩虹为背景留下倩影。外面草地上还是湿漉漉的,草叶上挂满了亮晶晶的水珠,在夕阳的映照下,反射出变幻多彩的光芒。在草丛里走了几步,别说鞋子连裤腿都打湿,众人也绝了去草地上寻找蘑菇的心思。

    欣赏了一会山里落日的风光,到底都是文化人,一个个感触良多,纷纷被天山里的风光所迷醉。连孙丽娟都说这里太美了,要不是小强,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看到如此美景。

    这也只是天山中段的一小片风光,日后从东到西不断的被发现,不断的被开发,‘空中草原’、天池风光等数不清的各具特色的风景胜地吸引着全国乃至世界各地的游客。

    山路虽然湿滑,可拉煤的卡车依然没有停歇,时不时一辆卡车亮着大灯轰鸣着驰过,溅起一片水雾。

    所长和指导员吃过饭就走了,除了几个男孩其他的都是女的,再呆下去也不方便。当然任自强他们也不能白让人家招待,一人送了两条红塔山作为谢礼。

    山里比县城要黑的快,幸好学校里还有电,让任自强准备的一箱蜡烛白费了。兄弟三个住一间教室,其他女的住一间教室,把课桌拼起来就是个大通铺。任自立和任自锋看山里的风光有感,正在挥笔疾书,抒发各自的情怀,这都是几年养成的习惯使然。

    这时,孙丽丽过来向任自强招招手叫他出来,任自强看到她和陈思洁还有婷婷在一起,就问道:“小姨,你们还有什么事吗?”

    “小强,你点子多,思洁姐想向你请教一点私人的问题,还望你不吝赐教哟!”孙丽丽拉过陈思洁娇笑道。

    “思洁姐,你和我还客气什么,尚武哥和我表哥是过命的交情,我听他们的故事听得耳朵都长茧子了。”任自强开启自来熟模式。

    “小强,你这样叫不是让我沾思洁姐的便宜吗?咯咯!”孙丽丽娇笑个不停。婷婷也露出好笑的表情,掩嘴窃笑不已。

    “丽丽,别打岔,咱们各论各得。”陈思洁嗔怪的给了孙丽丽一计粉拳。然后笑道:“是这样的,小强,我不是在部队文工团负责吗,现在军委三令五申的开始裁减军队,象我们文工团就属于裁撤之列,虽然现在还没有真正开始,但我觉得也为时不远。

    现在就想找你,看看有没有办法帮我也想一个出路。我听小海说小玲干的事就是你建议的,还有丽丽这儿,他们都没少夸你呢!”说完一脸希冀的看着任自强这个小家伙。

    任自强还有些得意,人的名树的影,表哥的嘴还是不够严呀!都传到她这边来了。于是笑道:“思洁姐,你找我算是找对人了,你从部队出来以后还想从事文艺方面的事吗?”

    “那当然最好了,我对这些最熟悉,象组织演出,舞蹈编排这是我最拿手的。”陈思洁眼光一亮道。

    “思洁姐,那这就太简单了,你也知道我们在香江有家电影公司和音乐唱片公司,现在是大大的有名的。你不如在这边也搞一家这样的综合性公司,拍电影、拍电视剧、唱歌出专辑,一定会大有前途的。”任自强笃定的说道。正发愁找谁开发内地市场呢,怎么这么巧,难道这也是福利?

    “小强,你说的项目太大了,那需要好多钱的,我一个当兵的可拿不出那么多钱?”陈思洁虽然很心动,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找我表哥要呀,凭你们的关系,这点钱洒洒水啦!”任自强不在意道。

    “那怎么好意思?小海这两年已经给部队上捐了不少钱,我这私人的事情怎么好麻烦他,绝对不行!”陈思洁想都不想的就一口回绝。

    “哎呀,思洁姐,你搞错我的意思了,我是说让表哥拿钱来投资,给你股份,让你来负责管理这个公司。”

    “我怕我干不好,那么多事情我怎么忙得过来呀!”陈思洁临阵又退缩了,这要是把小海的钱都赔光了,那怎么好交代。

    “思洁姐,管理公司很简单的,怎么搞好公司不是还有我,还有香江的公司来支持嘛,我会帮你出主意的,所谓送佛送到西,我既然给你出主意,那肯定能让你干好,否则不是打我‘小诸葛’的脸吗?”任自强大言不惭道。

    婷婷在旁边听了任自强自大不凡的话吐吐小香舌,嫣然一笑:“小强,别骄傲呢。”

    “是呀,思洁姐,小强出的点子基本都成功了,除了他们家在县城搞的那个旅社。”孙丽丽顺手来个神助攻,还是那壶不开提哪壶。

    “哎呀,小姨,有你这样当长辈的嘛?专门挑我的刺!那只是给我爸我妈找个营生,省得他们闷得慌!”任自强故作不忿的分辨道。

    “小强乖,我知道小强可厉害了,来,小姨香一个,‘波’!”孙丽丽笑逐颜开的捧着任自强的小脸亲了一个。

    “这还差不多!”任自强美滋滋的嘀咕道。结果被婷婷听到,又挨了婷婷温柔至极的一击摸腰杀。

    为了不打扰其他人的休息,四人去了校长办公室,拿着纸笔开始正儿八经的谋划起来。首先先让陈思洁这边辞职以后去香江一趟,在香江的电影公司和音乐公司、电视台熟悉和学习一下,最好多带些人过去。

    这边在首府可以要地皮盖公司房子,楼房一时来不及。平房也可以先凑活着用,地皮尽量要大一些,以后员工宿舍、家属楼都可以搞。这年头能解决房子就能招来人才,哪怕你在西部也一样。

    这一点任自强和陈思洁说清楚,公司总部只能在迪化,这是任自强改变家乡和宣传家乡很重要的一环。试问一下,这个年代还有比歌曲和电影、电视剧宣传更给力的吗?

    陈思洁虽然不太理解,但谁出钱谁的话语权大呀,只能服从。她原本是想回京城的,毕竟首都人才多。

    其次就是网络人才了,马上国内的第一波摇滚歌手就要出名了,这时候正好可以把崔大神他们一网打尽。

    其他的歌手不要太简单,任自强随手扔出去几十首宝岛那边的歌,就能把名气打出来。到时候不但在国内唱,还要组团去香江、东南亚演出。宝岛就算了,现在还没通航。

    等娱乐公司打响了名气,载下梧桐树,凤凰自然来,到时自然让国内的文艺工作者趋之若鹜。

    拍电影,拍电视剧那还不是手到擒来,顺便在家乡也搞一个文化工作室。只要有资金,十亿人口的大国,还缺这点人才吗?再去香江学习学习,反超香江也有可能。

    也就国内审查的或许严格,那也是事在人为不是吗?想来现今国内还没有多少莫名其妙的规则,说不定做好了以后会给国内娱乐行业树立一个标杆,总好过他们摸着石头过河。

    还可以早早的可以把那些有发展潜力的导演、演员签到公司来,再让他们看看公司的实力。两年后任自强就可以实施西部影城计划,到那时相信资金可是足足的。

    还要成立艺术学校,加强后备人才的储备。别忘了辛疆是歌舞之乡,任自强还想靠他们走出家乡,走出国内,走向世界呢。

    任自强在纸上一一给陈思洁列明怎么组建公司,这是外资公司,只要真金白银投入,家乡这边只有欢迎也没人会管太多。然后给她列了一长串名单,想尽办法挖人过来,什么张国师,冯大炮,崔大神你都乖乖的过来跟我混吧,有面包吃,有牛奶喝!任自强忍住笑意,心里乐翻了天。

    “小强,你想什么呢?我看你表情很是诡异?”孙丽丽忍不住问道。婷婷也瞪大一双美眸打量着他,分明是说:“小脑袋瓜又抛锚了?”

    “啊,没想什么,我想这个公司的发展前景一定很好呢!”任自强吞咽了一口口水,忙解释道。

    把这些给三人讲完,她们对任自强怎么知道这么多人才一点都没好奇,反而省的他浪费口舌了。任自强看夜色已晚,拍拍屁股去锻炼。孙丽丽调侃道:“小强,要不今晚还和小姨睡?”

    “不了,你们那边人太多,太吵!”任自强忙不迭的跑了。

    “小强,等等我!”婷婷也快步跟了上来。身后传来孙丽丽银铃般的笑声,还有陈思洁不解好奇的询问声。

    “小强,你懂得真多呢!”夜色下,婷婷眸子里异彩连连。

    “嘿嘿,婷婷姐,等你上了大学,再去国外溜一圈见识一下,也会一样的。”任自强不在意道。

    “嗯,我相信我会的。”婷婷兴奋莫名的点头。

    “婷婷姐,咱们开始吧!”“好呢,小强。”

    在轻柔而清凉的山风中,幽蓝而深邃的夜空刚刚被水洗过,墨蓝而纯净。漫天璀璨的星星,它们比任何时候都要多,又大又亮。闪闪烁烁,顽皮的眨着眼,仿佛用它那明亮的眸子讲述一个个美丽动人的神话。偶尔会有一颗调皮的小星星,在蓝幽幽的夜空中划出一道金色弧光,是织女抛出的一根锦线吗?

    感受着山里迷人而奇幻的夜色,任自强和婷婷在校园里缓缓舞动。嗅着无比清新的空气,任自强很快沉浸在心随意走的功法中,感觉在山里练习效果无比的好。婷婷也在旁边比划着,一双美眸却定定的落在任自强身上。此刻,他的身形动作舒展飘逸,好似融入到这片天地中成为一体。

    第二天一早,吃过早饭。在所长和指导员的陪伴下,大家欢笑着冲入草坡、树林里。不时山间响起欢呼雀跃声:“哇!好多蘑菇呀!”“呀!这儿的蘑菇长成了一个圈!”蘑菇太多,不大会就摘满了几篮子蘑菇。

    然后趁着日光不太强,在附近的山头转了转。背靠皑皑的雪峰照了不少的照片,又到树林子里玩到中午,。

    中午吃了一顿野蘑菇汤羊肉和蘑菇炒野鸡,果然美味无比让大家交口称赞。孙丽丽也有了信心,相信饭馆的厨师一定能开发出合口的新菜肴,这个事就和所长他们敲定。

    吃完饭,任自强就准备打道回府。任自强悄悄给干妈孙丽娟耳语了几句,她也正有此意,可谓一拍即合。

    在这里吃人家住人家的,麻烦了不少。孙丽娟也不是爱占便宜的人,硬是塞给所长他们一个一千元的信封。搞的所长和指导员分外的不好意思,你要推让的话,不是明摆着占大领导夫人的便宜吗!

    这个还不算,任自强他们带来的被褥,吃不完的瓜果、酒水、零食,连身上穿的厚些的衣服都拜托所长他们送给家庭困难的人家。

    所长他们幸亏也准备了一些山货,发动群众采摘一些蘑菇,打了几只野鸡、野兔作为回礼总算把空余的一辆车也给填满了。所长和指导员依然在前面带路送到山口,才和大家依依惜别,欢迎再来!当然欢迎了,多来几次,家家都可以换新被褥,穿新衣服,这样大方的领导夫人哪里找!

错误/举报/求书,点此举报(免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