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西部狂想 > 一百九十九章:相见
    看到宝贝儿子一切都好,王翠兰放心了不少,转而和王艳丽、郝红霞俩姑娘聊起来,不能慢怠客人不是。指挥着任自强给俩姐姐拿饮料,端茶递水。让俩姑娘窃笑不已,待遇终于掉各个,换你来伺候我们了。

    任自强那在意这些,回到家里看那儿都新奇,都舒服,在楼上楼下转了一圈。下来后,疑惑的问道:“妈,咱们的旅社还是没人住吗?”

    “臭小子,你出的好主意,现在那有人住,没看见你爸都闲得去钓鱼了吗?”不提这茬还好,提起来王翠兰一肚子不满。

    “呵呵,不住更好,这样您也不受累不是?家里还清净。”任自强还能说什么,只能呵呵。

    “要不是有商店撑着,这旅社开着还不得赔死!”王翠兰嗔怪的翻了个白眼。

    “哟,妈,您现在还在乎那三瓜俩枣,这只是让您打发时间的,再说我这里不是给你补尝了吗?”任自强讨好道,指指客厅里放的那两个箱子。

    “那倒不需要,家里根本用不上,小海走的时候留下的都不知道怎么花了?你爸买个车也没用多少。”

    “那多简单呀,路两边的地皮随便买。盖成门面以后出租,您就坐在家里收租金就成。”任自强又出主意道。

    “那可不成,就这楼房盖得别人都说三道四的,你再盖那么多房子别人还不翻天呀!”王翠兰头摇得拨浪鼓似的,一口否决。

    也是呀,任自强懊恼的拍了拍自己的脑瓜,步子迈的太大,容易扯着蛋,旧有的观念不是一时半刻能转变的。还是让父母安静快乐的生活吧,那点钱就别考虑挣了,以后让公司过来统一开发。

    任自强碰了个无趣,看看时间差不多晚了,就到门外看看老爸回来没有。巧得很,刚推开门就听到‘吱’的一声汽车的刹车声。任自强打眼一看,可不是老爸开着小吉普车回来,车技还不错,停的位置恰到好处。

    任自强连忙跑过去,帮着拉开车门,欢笑道:“爸,我回来了!”

    任卫国也惊喜的同声说道:“儿子,你终于回来了!”跳下车,连车门都顾不上关,蹲下身子,把任自强抱了抱,开怀大笑道:“长高了,也重了!”

    那是,任自强现在已经一米五六了,已经到了父亲的下颚,亲吻周蕙敏的小嘴时也不用颠起脚尖那么费力。

    父亲任卫国身材依旧挺拔,面带红光,那是钓鱼时太阳晒得,皮肤也好了很多。跟两年前离开时没什么大的变化,半截袖银灰色衬衣,蓝色裤子,身上隐隐传来一股鱼腥味。

    “爸,我在香江吃得好,也没有停止锻炼当然长得快!”任自强开心的解释道。

    “嗯,不错,这我就放心了!任卫国疼爱的揉着任自强的小脑袋,指着门口的车笑道:坐这个车回来的?”

    “是的,爸,这个车是从香江带回来的。”

    “啊!那么远的路,你们开车回来的,那得多累!”任卫国惊讶道。

    “哪有,爸,车子是随飞机一起托运过来,到了机场我们直接就开车回来了。”任自强不得不解释一番。

    “你这花的代价也太大了,打电话告诉我一声,我开车去接你呀,首府我又不是没去过?”任卫国心疼得直嘬牙花子,埋怨道。

    “呵呵,忘了,忘了,下次一定让您去接!”任自强也不便明说。难道告诉老爸那是自家的飞机,想怎么拉就怎么拉。

    “爸,今天钓鱼的收获怎么样,够不够犒劳儿子的?”任自强岔开话题问道。

    “那还能少,草鱼、鲤鱼、鲫鱼都有,足足十好几条,都是大个的!”任卫国眉飞色舞的显摆道。顺便从后备箱里拿出个竹篓,里面扑腾扑腾声传来,鱼还活着。

    任自强打眼一瞅,嚯,还真不老少,纯正的野生鱼。刚想上前搭把手,却被父亲阻止:“你就别弄了,我来,要不把新衣服搞脏?”

    任自强给父亲推开门,跟在他后面进了房子,又按着父亲的指点,推开了后门。这才发现房子后面的大院子里被分割成两半,一半是水泥地坪,另一半是菜园子。

    他们到哪里都改不了农民本色,这也是国人的天性使然,尽可能的自给自足。房子后面修了个二十米见方的大水池,任卫国直接把鱼往里一倒,那些鱼呆滞了一会儿,又欢快的游动起来。

    任卫国面有得色的显摆道:“儿子,你看怎么样?想啥时候吃新鲜的鱼都有新鲜的!”

    “爸,还是你想的周到,高,实在是高!”任自强狂拍着马屁,还不忘竖起大拇指。

    任自强又搀着父亲回到客厅,介绍他和王艳丽、郝红霞认识,换来了俩姑娘甜甜的两声“叔叔好!”任卫国也甚是高兴,热情的和俩姐妹拉起家常来。聊天内容和王翠兰一样,探听任自强在香江的生活,是不是象信里、电话里说的那么乖,那么听话!

    任自强看着时间差不多该放学了,就想去接可爱的娇娇,问了父亲还是老地方,地址没变。可王艳丽和郝红霞不放心,也要跟着去。

    任卫国笑着摆摆手:“没事,现在县城里安全得很,睡觉都不带关门的,你就让他自己去就行,就三百多米远。”

    任自强也说道:“两位姐姐,这里是国内不是香江,用不着担心。”两位小姐姐才作罢。

    任自强出了门,沿着熟悉的路轻快的走着,打量着两旁的景色。和离开时没多大变化,唯一变化的是路边新栽了不少树,主要街道都铺上柏油,干净了不少。走到路口拐个弯就看到学校,太醒目,太高大了。

    县城的学校都集中在一个片区,那一片三层、四层的教学楼错落有致的分布着。最矮的就是幼儿园,两层楼,淡绿色的墙面非常好认。小学、初中、高中挨个分布,都是米黄色墙体,还是崭新的。校园里还传出喧闹声,估计是焦急等待放学归家的学子。

    任自强看着这县城里的唯一新气象,成就感满满。如果没有自己,等到自己上高中时学校还有土坯房教室呢!还有那低矮、漏风的宿舍,一间房子挤满了上下十几个脑袋。

    这番情形到任自强上高二时才改变,学校终于建了新的宿舍楼。再不用自己冬天拉煤烧炉子,整天担心煤烟倒灌要了自己的小命。还有县上的小地痞轻易进来敲诈勒索,要钱要饭票之类的。这都是小开司,那些小地痞气不顺时更是非打即骂,憋屈的一批。

    一边感叹,脚步不停的来到幼儿园。这里是唯一没有砖砌的围墙,而是用木栏杆上涂着白绿的油漆围着。这是谁的设计,还挺不错的,充满了新意,比那个死板的围墙围着好看得多!

    围栏边栽种着一圈小花圃,姹紫嫣红分外好看,充满了美感。院子里的几棵大榆树都保留着,带来大片的绿荫,绿荫下小朋友分成几拨围在一起玩耍,几个老师笑盈盈的在旁边指导看护着。

    小妹娇娇今年快六岁了,应该是大孩子那一拨,任自强在那群孩子里踅摸着。咦!那不是,围着一圈正在玩丢手绢的游戏,小妹正蹲在那里,乌溜溜的大眼睛追随着跑动的身影,小手拍着,小嘴一张一合的唱着歌。

    那模样还是辣么可爱,反倒是瘦了点。正随着岁数的长大,身条的拉开,向怎么吃也吃不胖羡慕死人的苗条身材发展。

    “娇娇!娇娇!”任自强忍不住挥起手,欣喜的大声叫道。娇娇听到有人喊她的名字,睁大眼睛疑惑的到处搜寻,“这个声音不熟悉呀,谁呀?那么讨厌,没看到人家正玩的高兴嘛!”

    “娇娇,我在这里!”任自强跳着脚招手道,这丫头不会不认识自己了。任凤娇终于发现一个男孩子一边叫着她的小名一边招手,她定睛一看,初始还以为是二哥,再仔细一看不是的。

    忽然,她睁大眼睛,接着嘴角一翘,眼睛一弯,她想起那是谁了。那个经常在电视里出现,一有空她就看的,自圆自画的在里面卖弄的,也是自己日思夜想的臭家伙终于回来了!

    “哥哥,哥哥,你回来了!”任凤娇一下站了起来,小手一边挥舞一边向门口飞快的跑来。任自强也挥着手,向大门口跑去,两人在大门口相会。

    任自强一把抱起小妹,在她的小脸蛋上狠狠亲了一口,然后抱着她转起圈来。“想哥了没有?”

    “想,想死我了!”小妹笑颜如花,咯咯的大笑。

    任自强紧紧的把小妹搂在怀里,开心道:“哥哥也想你,现在就飞回来看你来了!呀!娇娇,快松嘴,疼,疼死我了!”紧接着任自强开始龇牙咧嘴,这妮子突然间伸嘴咬住任自强的耳朵,伶牙俐齿咬得多疼呀。任自强差点一抖手把小妹给扔出去,真是从天堂到地狱的感觉。

    “哼,你还知道回来呀!我对你很生气,要给你留下深深的印记,让你再敢扔下我一个人跑去玩!”任凤娇气鼓鼓的鼓着腮帮子,撅着小嘴,眼睛还在那弯着,生气都装不像。

    “好了,哥哥不是给你道歉了嘛!你怎么还那么记仇呢?看把哥哥我咬的好疼呀!”任自强故作委屈状,耳朵还在疼,拿手揉了揉才好点。

    “真有那么疼嘛?我给你吹吹就好了。”娇娇有点怀疑,嘟起小嘴准备吹。

    “那不行,让我也咬一下你的耳朵?”任自强呲牙威胁道。

    “不行,不行!”娇娇用小手堵住任自强的嘴,咯咯笑着仰着脑袋不让他够着。

    这时,玩丢手绢的小朋友都围了过来,一个个乐滋滋好奇的看着,看个头都是小妹的同学。

    任凤娇指着任自强骄傲的大声宣布:“同学们,这是我哥哥,在南方香江的那个哥哥,他今天回来了!”

错误/举报/求书,点此举报(免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