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西部狂想 > 一百六十一章:衣锦还乡(七)
    带着巨大的震撼和感动,王猛和赵副主任一家回去了,去心急火燎的汇报和沟通。王如海再三强调要保密不要扩大范围,这次回来最主要是投资教育,其他的想都别想。没那个精力,也再没那个资金帮助别的项目,哪怕是医疗都不行。

    其他的放在下一步考虑,特意让孙丽娟跟她父亲打听一下,首府工学院有没有认识主管领导,这方面也可以考虑。这主要是任自强有一个大计划,工学院是主要的,农业大学其次,医学院哪些可以往后推推。

    那些领导什么的头头脑脑能不见就不见,自己回来主要是陪陪家人和朋友,迎来送往的太浪费时间。

    赵副主任答应了,王猛可不答应,一定要让王如海去州府一趟和双方的老爷子见个面吃顿饭。王如海哪敢反驳,忙不迭的答应,一定带着女朋友过去。

    那帮子小的看录像看的着了迷,一个个舍不得走。还是王如海出面拿出任自强的话吓唬说,你们现在是学习的时候,这些以后都不算什么,带你们去拍摄场地都没问题。这帮子小的才恋恋不舍的回去睡觉。

    顺便让赵副主任一家把礼物也拿回去,王如海也拉着架子车送了一趟。无他,冰箱、洗衣机、电视机都是大件物品。赵副主任也没推辞,亲家都拿了,自己不拿那就出格了,再说他们家也没少沾光。

    不要看任自强的计划建设这么多,覆盖面这么广,其实真心花不了多少钱?无他,人口太少,全县也就几万人,现在知道西部叫地广人稀了吧。

    第二天吃过早饭,王如海就和齐美玲驱车去了村里。后座位上、后备箱里塞得满满当当不留一丝空隙。那些电器就算了,拿回去也没办法用,没电呀!前世村里有电视的时候,那个热闹,连树干上都爬满了人,甭说墙头上了。

    电力紧张老是停电,可电视剧正看的最热闹的时候怎么受得了。想看怎么办?劳动人民的智慧是无穷的,就想到了解决办法,电线不供电有东西有电呀。

    大家伙就凑钱买电池,用电池供电看,那可是八节电池连在一起,没到一个小时就没电了。就这样硬是用电池供电总算没有拉下电视剧,特别是《上海滩》《霍元甲》和《陈真》播放的时候。一到晚上都聚在张天富院子里,跟看电影一样热闹。

    这样的场面持续了好久,村里其他条件好的人家也陆续买了电视才分流了人群。等有了彩色电视机的时候,第一家又重复了一番张天富家的热闹。人都是喜欢新奇的玩意儿,有了彩色的还看什么黑白的呢?

    一路上王如海和齐美玲说着情话,介绍着路旁的风光,不紧不慢的很快到了队上。是先到自己妹妹家看看,队里家家户户的烟囱冒着白烟,只闻狗叫不见人出来。

    到了任自强家的新房子,已经给了玉琴,果不其然,铁将军把门。王如海索性一转方向盘直奔砖厂而去,想来人应该在哪里。

    其实她妹妹玉琴和一帮子媳妇正在鸡舍里正忙着呢!翻开粪堆,里面都是白花花的肥胖的蚯蚓,要是有密集恐惧症的人看到还不吓得头皮发麻。

    她们也不嫌弃脏臭,用细密的耙子把蚯蚓搂出来,在水里洗一下放在竹笼里一蒸,然后放在火墙上晾干磨成粉,再添加到麸皮中就可以喂鸡。鸡吃了以后长的贼快、贼壮实,还不影响肉质和口感,这可是纯天然的饲料。

    那一排排的鸡舍能有几万只鸡,那个嘈杂的声音,说话都得靠吼。弄得这帮子媳妇一个个都成了大嗓门,说话跟放炮似的震得耳朵嗡嗡响。手底下麻利,脸上一个个容光焕发年轻了不少。

    看来玉琴表姐也没少把任自强的秘方推广给这些媳妇,原料不缺,吃得好,心情好,可不一个个光滑水嫩的。啥味道?好不好?只有自家的汉子知道,让那些荷尔蒙爆棚的儿娃子(小伙子)眼馋去吧!

    王如海沿着压得瓷实的雪道到了砖厂,嚯!大变样,砖窑上那一排排烟囱冒着青烟,堆放砖坯的场地都搭起了棚子,用土坯垒的墙。也是一排排烟囱冒着白气直冲云霄。砖厂周围的白雪都不能称为白雪,叫黄雪、黑雪还差不多。

    下了车,王如海就听到棚子里面机器的轰鸣声、人的叫喊声扑面而来,可以想象那是一幅多么热火朝天的场面。齐美玲也要跟着下来,王如海连忙劝阻:“美玲,你就别进去了,里面太脏,都是土、煤灰,你这一身搞脏了不好洗。”

    “海哥战斗过的地方,我也要看看,你都不怕我怕什么?”齐美玲一脸的向往和坚持。

    王如海无奈的笑了笑:“那就看一眼,我喊了人也出来,不花多少时间。”齐美玲笑着点点头。王如海走到挂着门帘的门口掀起了帘子,齐美玲探进脑袋去看。

    一股夹杂着尘土、水蒸气、煤烟、汗味的热气扑面而来,齐美玲啥都没看清楚,冷不防吸了一口就被呛得剧烈的咳嗽起来。王如海赶紧放下门帘,给她拍背,打趣道:“这下知道厉害了吧!让你呆在车上你还不听?”

    齐美玲咳得眼泪都下来了,苦楚个脸道:“咋那么脏,那么难闻?”

    “砖厂不就是这样,以前露天干还好些,现在密封起来那还不更厉害!你也别看了,在车上发动好车,还暖和!”

    “嗯,我不看了,你把这个围在嘴上。”齐美玲把脖子上的纱巾取下来替王如海围在嘴上,好歹作用。王如海看着体贴的爱人如花娇颜忍不住隔着纱巾亲了过去。

    齐美玲被袭击了个冷不防,小粉拳雨点般的捶打着他的厚实的胸膛,身体软的像面条一样差点滑落在雪地上。王如海占足便宜,嘿嘿的得意的笑着。齐美玲娇羞的嗔怪了一眼,娇声道:“你看你那个急色样,晚上再给你不行嘛!”

    “行,晚上有地方,这回姑父、姑姑不在可没人管我们了!”王如海给齐美玲使了个你懂得的眼神,然后掀开门帘走了进去。

    齐美玲看着爱人的身影消失在门帘后面,心里甜甜的,也有些火热起来。忍不住看着远方巍峨的天山娇喊一声。伸开双臂在雪地里欢快的转了几个圈。

    棚子里的光线有点暗,虽然开了好多窗户用塑料布蒙上,可比自然光线还差远了。王如海呆了一会儿才适应,他也实在受不了里面的这个味,看了一圈也没发现张天富。

    里面干活的人脸上戴着猪鼻子一样的东西,是防毒面具,根本看不出是谁。几个大火炉熊熊燃烧着冒着红光,每个大火炉都埋在地下的坑里,通出来好多根铁皮烟囱,沿着地面铺展开来。

    为了通风,每个管子头都有一个人摇着自制的风扇在抽风,把炉子里的火热的烟气顺着管子抽出去,让热量均匀散布在棚子里。

    王如海看到这一切,眼睛有些湿润,多会想象的一帮人,这样简陋的土办法终结了冬天不能烧砖的历史。没有电力我有人力,一样好使,人工不值钱,能解决问题就行。

    王如海随便拉住一个人凑到他耳边喊道:“张天富呢?你让他出来,我在外面等他。”由于他围着纱巾,对方也没认清他是谁,只是看着穿着整齐像个当官的,只知道拼命的点头然后就去找人。

    王如海赶紧跑出来,在外面好好的喘了几口气才缓过来。就这么一会功夫,乌黑的头发上就落了一层灰。齐美玲赶快过来给他拍打,真脏呀!

    不大会张天富掀开门帘出来了,人瘦了,黑白根本看不出来,整个人就是个泥猴子。眼睛被外面雪反射的的刺眼白光晃得没看清,过了一会才看清是王如海回来了‘哎唷’一嗓子,立马欢呼着跑过来一把抱住王如海,惊喜道:“海哥,你终于回来了!”

    也不管自己身上、脸上、头上那么多灰,只有眼睛和牙齿还是干净的。

    王如海一点也没嫌弃,紧紧的搂着张天富朗声大笑:“天富,我回来了,辛苦你了!”

    这句‘辛苦你了’算是捅开了张天富的泪腺,大颗的泪珠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冲开了脸上的灰尘形成了两道小水沟。

    张天富像个失去依靠的孩子找到主心骨似的,失声痛哭起来,满腹的委屈和失落总算找到了倾诉对象:“海哥,你咋不早点回来呀,兄弟我心里苦呀,前面烧砖失败我想死的心都有了,是任叔拿着你寄回来的钱救了我的命也救了全村的命,要不然你现在都见不到我了!呜呜??????”

    王如海也伤心起来,他用力的搂紧张天富拍打着他的脊背,哽咽道:“天富,我的好兄弟,你真是好样的,我为你感到骄傲!我知道你受的苦,哥现在回来了,有什么难处咱们兄弟一起背!好了,别哭了,还有别人在呢?”

    “谁呀,你带谁来了!”张天富擦干眼泪,反倒把脸揉成了大花脸,这才看到站在一旁俏丽的齐美玲,顿时涨红了脸,这下他的脸上更精彩啦,黑的、红的、黄的、灰的、紫的象打乱的颜料盘。

    齐美玲上前伸出手红着美目笑道:“你是天富吧,海哥常提起你,我是海哥的对象齐美玲!”齐美玲也学会入乡随俗了,生怕说女朋友他们不懂。张天富刚要伸手,可看看自己的脏手再看看人家的葱葱玉手,尴尬的嘿嘿傻乐。

    齐美玲没嫌弃,直接握住他的手摇了摇才放开。王如海在旁边给她悄悄地竖起大拇指点了个赞。

    “嫂子,你好,欢迎你来联丰村。”张天富这才恢复本色,向旁边的王如海挑挑眉,挤挤眼。那意思是海哥你太牛逼了,找个这么俊的姑娘!这才发现王如海深色夹克衫胸前有个人型灰迹,包括肩膀上、左脸上都是。

    张天富不好意思的笑道:“你看,这都把你的新衣服弄脏了。”还欲上前帮着拍打。

    王如海拍了他一巴掌,嗔怪道:“你快拉倒吧,越拍越脏,别管了,等会儿在雪里打个滚就干净了。你快去收拾收拾跟我回去,算了,你还是自己回去吧,车里东西装满了也没地方坐,我在你家门口等你。”

    张天富答应一声跳着蹦子进到棚子里面。齐美玲嫣然失笑,掏出手绢给王如海擦脸上的灰:“海哥,这个天富真有意思,像个大男孩一样!”

    “他本来就不大,十八岁当队长,现在是副村长,比我还小几个月呢!”王如海感叹道。

错误/举报/求书,点此举报(免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