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西部狂想 > 一百一十六章:学吉他
    开始教授吉他时,张国荣问道:“强仔,那你学吉他想学到什么程度?你是爱好这反面还是光熟悉就行。”

    “呵呵,荣哥哥,我也不瞒你,我不想当什么大师就是能熟悉就行,会弹个曲子显摆一下,有那个范就行!”

    “强仔,你这个想法倒是很特别。”张国荣打趣道。

    “嘿嘿,荣哥,你想啊,在月光下点上一堆篝火,你抱着吉他弹奏一首动人的歌谣,那可是能吸引不少人的目光的,你懂得!”任自强朝他挤挤眼,贼兮兮的笑了。

    也就是沈阿姨上楼收拾房间不在一楼,任自强才敢实话实说,要不打死也不敢说。也就是太了解张国荣年轻时的性格才和他交交心,有个这样的朋友着实不错。

    “哈哈,你个强仔,我明白了!你学钢琴也是这样想的吧?”张国荣哈哈大笑,调侃道。

    “荣哥哥,英雄所见略同,大家都是同道中人!”任自强伸出大拇指,嘿嘿笑道。

    这下,张国荣放心多了,也不用担心误人子弟。刚好任自强也初步掌握了音感,对吉他的也有初步的了解,这也得益与前世磕磕巴巴的弹奏过玩过。

    张国荣拿出吉他让他试试,看掌握到什么程度。任自强没有用他的琴,从书房里拿出那把吉他顺便让他调调音。

    张国荣一见任自强拿来的吉他眼睛就亮了,赞叹道:“这可是一把好吉他,还是‘芬达’的!”摸着吉他就如见到绝色美女一般,那个痴迷,那个专情。

    任自强压根不认识这个牌子,他只知道国内的‘红棉’牌吉他。自己也有一把,可惜大部分时间都在墙角落灰。只有兴致来了,才胡乱弹奏几下。

    “荣哥哥,我也没怎么弹过,也是朋友送的。”任自强解释了一番。

    张国荣随意的拨动一番,就开始定音准,熟练的和弦水平灵活的手指,羡慕的任自强直流口水。

    定好音准以后,张国荣让任自强试试看他是什么水平。任自强哪有水平,充其量也只能弹个‘一闪一闪亮晶晶,天上都是小星星’之类的曲子,完整的曲子从来。

    再就是胡乱的扫弦,两只手还不懂配合,听得张国荣大摇其头。还心疼那把吉他:“好了,好了,强仔,我知道你是什么水平了。”

    “还得从头再来,先爬格子吧,对吉他还算不上熟悉,双手配合也不默契。张国荣先给任自强示范了一遍让他照着练,自己则好整以暇的翘着二郎腿,喝着香浓的咖啡在旁边监督指点。

    刚开始任自强的心劲还很大,练得起劲。二十分钟后就开始感觉不对劲,左手手指开始火辣辣的,按在琴弦上有针刺的感觉,都不敢使劲。

    任自强哭丧着脸,可怜兮兮的伸出左手给张国荣看,手指头上红彤彤的,这是要起泡的节奏。

    张国荣也没办法,解释说这是练吉他必须有的考验,好多人坚持不下去半途而废,大半都是这个原因。还伸出修长的手指让任自强摸摸指尖,果真上面有些硬壳。他笑着说,等磨出老茧来就差不多出师了。

    只能让任自强休息一会,但最少要保证一天练一小时,以后随着适应慢慢延长。任自强小鸡啄米般点头答应,为了以后也有一丝音乐范也准备拼了。

    为了更好的提起任自强的兴趣,张国荣还即兴弹了一段和弦玩了些花活,让任自强羡慕的不行,那风采不要说女孩子,任自强都很为之着迷,不愧为香江第一美男子的称号。

    一个小时的课程上完,哥哥咖啡也喝饱了也喝好了,满意的准备告辞。任自强热情挽留他吃过午饭再走,可他说和别人约好了,只能约好明天一定留下吃午饭。任自强怎么能让他空手而归,硬是把那袋咖啡豆给他分了一大半,不要都不行。

    害怕他不相信,还特意当着他的面厚着脸给港姐朱琳琳打了个电话,说上次给的咖啡豆快喝完了,如果有再送过来一些。霍家大嫂本来就对兄弟俩感激的可谓是涕泪交零,终于把她从深宅大院里解脱出来,让她可以呼吸到不一样的自由空气,现在可谓是意气奋发。

    激动的难以自持变着法的诱惑霍大公子,讨好霍大公子。让霍大公子既乐在其中难以自拔,又暗暗感叹自己身板不够结实不能够尽兴,悄没(mo)出出暗自踅摸了一些补肾壮阳之物服用,对着这样的千娇百媚的媳妇实在拒绝不了呀!

    再加上自己的宝贝儿子特别粘任自强,要不是霍老和老太太不同意,恨不得让任自强当儿子的‘小奶爸’!总共就在一起玩耍了两回,就把小岗岗的求知欲激发起来,整天问东问西的,都有点应付不了的架势。

    好不容易那个‘小可爱’张回嘴,怎么能让他失望呢?这点小事还不没口子的答应:“明天就带到公司,让你表哥给带回来。”末了,还嗔怪任自强也不去‘石头庄园’去玩耍,你那个小侄子想你这个小叔叔啦。任自强只能打个哈哈,你们大人都忙,我这个小屁孩可不敢乱跑,这个世界有坏人。

    打完电话,对着张国荣摊摊手,吐吐舌头:“你看,荣哥哥,事情就这么简单。”张国荣这才哭笑不得的收下,对任自强这个小家伙的厚脸皮也另眼相看,不得不服。

    出了客厅,外面热浪滚滚,张国荣看看外面的烈日,再回头看看客厅,疑惑的摇了摇头,真是冰爽和火热两重天。其实刚来的人都有这个感觉,总以为房间里有中央空调非常舒服,所以也没多问。

    把张国荣送出大门,任自强才发觉少算了什么,忙喊道:“荣哥哥,等一下!”

    “还有什么事?”张国荣疑惑了。

    “荣哥哥,你教吉他我应该给你学费的?”任自强搓搓大拇指和食指,这是应当应分的事没什么不好说出口的。

    “呵呵,强仔,你说辛苦费呀!不需要了,这个完全可以代替。”张国荣晃了晃手里的咖啡豆阳光般笑了,太帅了有木有!

    看着他离去的潇洒身影,任自强摇了摇头,世事真奇妙,本想着和他这样的明星很少甚至不会产生交集。谁知道兜兜转转又回来啦,机缘巧合之下还成了自己的老师。

    ‘哥哥’都成了自己的老师,该帮的还得帮呀!好像这会还没到他风光的时候,是不是推一推他呢,任自强盘算着。

    送走了张国荣,任自强又到泳池里耍了一会又回到书房继续‘剽窃’大计,抄写起来也是蛮累的。写累了就在客厅里继续练吉他,手疼再歇歇。

    沈阿姨看到关切的问道:“强仔,你这又开始学吉他钢琴还学吗?”

    “学,怎么不学?我才学点皮毛还差得远呢!再说艺多不压身,多掌握点艺术方面的东西对修养和气质都很有帮助。”

    “那就好,那就好。”沈阿姨赞许的点着头去准备午饭。看着她离去的身影。任自强笑了,您老尽管放心,我不会让您的女儿离开我的,要不我费那么大劲干嘛。

    您老也真是的,怎么还没安下心,别一天胡思乱想的。有那个时间,还不如花点心思找个老伴,准备颐养天年吧!

    下午,周蕙敏放学后前脚进了家门,郑东汉带着指导老师后脚也跟了进来。弄得任自强还想和她吹嘘一下自己的吉他老师是张国荣都没有时间。

    安排好指导老师和周蕙敏对接,郑东汉就坐在沙发上优哉游哉的品起了咖啡,太好喝了让人念念不忘。本来他完全不用来,这不,昨天没喝过瘾,光沉醉在周蕙敏美妙的琴音里了。

    闲暇,才问起任自强对吉他老师满意不满意。任自强那当然是一百个满意,搁到一般人那还不是一辈子津津乐道的事情。

    张国荣,哥哥嘢!给我当过吉他老师,我是他的弟子,这个牛皮可够吹嘘的啦。可任自强不是一般人,那可是‘二般人’,就这样也觉得与有荣焉。

    客厅里又传来小敏同学的美妙琴声,指导老师听了以后都为之倾倒。一遍不满足连着听了三遍,又根据任自强写的描绘的情景在那琢磨了半晌,终于找出来一些问题。

    毕竟这是任自强这个半吊子听来的,虽然记得熟悉难免有遗漏。再加上周蕙敏的阅历少领会的也不够完美,要不人家怎么叫指导老师呢!不挑出点毛病怎么能成为专业,连个黄毛丫头都比不过那还怎么吃这碗饭?

    专业的事情还是交给专业的人去干,任自强还没那个水平去品鉴那些细微的差别。人家郑东汉二郎腿一翘,有滋有味的品着咖啡,手指在腿上打着拍子半闭着眼睛在哪里摇头晃脑。

    哪有多余的闲工夫理会任自强这个小屁孩,充其量他只是个搭头,让那个张国荣过来应付一下差事就足以。

    谁知道这个有钱人家的公子哥是不是三分钟的热度,能不能吃得了那个苦。要是任自强知道郑东汉心里的想法,不但不生气说不定还要感谢他,毕竟他不知道现在的张国荣还是块‘璞玉’,还没有被细细雕琢,等到他大放异彩的时候你可就悔之晚矣!

    得!我也不陪你了,我去忙我的那一摊子事,现在安安心心的做个‘幕后策划者’挺好,也是蛮有成就感的。主要是这种‘助人为乐’的快感让人无法自拔,让人特有喜感。

错误/举报/求书,点此举报(免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