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女生小说 > 嫁春色 > 第一百七十三章:你就不怕吗?
    第173章你就不怕吗?

    李清乐有了身孕,小秦娘子又说她胎像不稳要静养,赵夫人再三思量,便不叫她掌家了,每日都请了小秦娘子入府三次,诊脉进补,一样不落。

    这是家里的又一辈人了,连老太太知道了,都欢喜万分的往昌鹤院去看过李清乐一次,足可见一家人如今有多重视李清乐和她肚子里这个孩子。

    李清乐成婚之后忙碌了一个多月,突然清闲下来,还成天一群人围着她,不让她干这个,不让她干那个,就连她想出门到院子里去逛一逛,照人和照月都小心翼翼的。

    赵夫人为此也说了她好几次,就怕她一时累着了,对孩子不好,还特意叮嘱了温桃蹊,没事儿少往外跑。

    本来李清乐以为,温长青听说孩子的事情,会不高兴,但出乎她意料的是,温长青一连三天,门都没出过。

    温致因为这个不大高兴,觉得他把外头的事情,一概全都撂下了不管,实在是不成体统。

    后来还是赵夫人把温致骂了一顿,多年来,破天荒的,让温长玄暂且帮着应付了几日。

    温致拿发妻一点办法都没有,挨了一顿骂,再想想当年爱妻怀头胎时,他其实比大儿子还过分,也就不说什么了。

    这会儿林蘅拉着,不,她几乎按着李清云,陪着李清乐在昌鹤院正堂说话。

    李清云实在闲不住,对李清乐的肚子感兴趣极了,一个看不住,她就想窜过去。

    这都两三日了,她那股好奇,可没一点儿渐弱。

    见了李清乐,一会儿摸摸她的肚子,一会儿把耳朵贴上去,不然就冲着李清乐的肚子自言自语。

    头一天知道李清乐有孕,她们跟着李家太太一起过来看望,众人欢喜,聚在一处说话,一个没留神,她一巴掌拍在了李清乐的肚皮上,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你快消停会儿,离表姐远点吧,上回姑妈骂你不够重?”

    林蘅看着她跃跃欲试,只觉得头疼不已。

    李清乐则是无奈至极:“我都还没显怀,肚子平坦坦的,你能摸出个什么?快安生坐着,我叫照人去给你拿焦圈儿。”

    李清云一撇嘴:“有了孩子,我就不亲了呗。”

    这真是孩子气的话。

    可还没等李清乐哄她呢,她挣开了林蘅的手,腾地站起身来。

    林蘅吓了一跳,下意识要去抓她,她去躲开了:“那我不跟你们说话,我去找桃蹊姐姐玩儿!”

    她一面说一面往外走,迎头差点儿撞上照人。

    照人手上还拿着给她准备的焦圈儿,一声姑娘没叫出口,她人就不见了踪影。

    “真就是个孩子,也这么大个人了,老这个样子,将来怎么嫁人。”李清乐叫照人把焦圈儿给林蘅放到了跟前,摆手叫她退下去,“奶酪做的慢,你先吃这个。”

    “年纪小是这样的,再说她性子一向都活泼的很。”林蘅顺势拿了一个,咬了两口,又放回去,“我吃了饭过来的,吃不下,表姐也别叫她们忙了,就是做了奶酪,我也吃不下什么。”

    李清乐调整了下坐姿:“你们总这么紧张,弄得我怪不自在的。女子怀胎十月,难道接下来十个月,你们都这样看着我?还能寸步不离?这一大早就过来,我又不是瓷娃娃……”

    林蘅一抿唇,叫了声表姐,把她欢快的语调打断了。

    她咳了两声:“姑妈有话让我问你的。”

    李清乐一愣:“什么?你这么严肃,别吓我啊。”

    她说着玩笑似的,摸了摸自己的小腹:“这个小宝贝可经不起吓,别招我啊。”

    林蘅却笑不出来:“这两日姑妈来的勤,可每次来,亲家太太都在,有什么话,也不好说,更没法问,今儿姑妈专门叫我带清云过来,让我问你几句话的。”

    所以……

    李清乐呼吸一滞:“她是特意找了个借口,跑出去,方便我们说话的?”

    林蘅毫不迟疑,点头说是。

    李清乐便再没了玩笑的心思,正了神色:“你说吧,出什么事了。”

    “姑妈想知道,你这中馈大权交回去,往后是怎么说?”

    李清乐人一呆,旋即反应过来,等回了神,竟噗嗤一声笑出来:“就这个?”

    林蘅却皱了眉头:“表姐你就一点也不担心吗?”

    “担心什么?这有什么好担心的?”

    她不答反问,倒把林蘅问住了。

    林蘅犹豫了好半天,抬眼看了眼门外,大概不放心,起了身,往李清乐身边凑过去,压了压声儿:“姑妈的意思是,实在看不懂亲家太太今次是什么意思。要说她是为表姐好,怕你不能安心养胎,倒替你操劳辛苦,自个儿持家,可问题是,你陪嫁带来的丫头,照人和照月,也不是不能干的。掌家持中馈,再辛苦,也是有章法的。你静养几日,底下的婆子管事有了要回的,只管找照人或是照月,再应付不来的,你抽空应付了,或是去回了亲家太太,都是一样的,但眼下这不是……”

    她顿了声,李清乐却听懂了。

    她无声叹了口气:“母亲是觉得,婆母实在没必要把对牌钥匙全都收回去,是吧?”

    林蘅忙不迭点头:“我虽然是闺阁女孩儿,可以前在祖母跟前,也学过些持家的事。起初我倒没觉得如何,也觉得亲家太太真是心疼表姐,但昨儿听姑妈说起来,才知道,亲家太太把对牌钥匙收走了,连账本册子也都拿走了,表姐,这可是两码事儿。”

    李清乐当然知道是两码事儿,但她真是一点也不担心。

    她刚嫁过来,婆母就放了权,撂开了手,把对牌钥匙和账本册子一并都交给了她,之后无论她做什么,婆母也几乎没插手过,倘或婆母是要把权的,那一早又何必放给她?

    “你们不要操心这个,阿蘅,你是个好孩子,清云在家里是不能规劝母亲的,你平时多劝劝她,别总是操心我的事,二哥儿早到了该议亲的年纪,她也该替二哥儿物色起来。”李清乐拿了个桔子顺手递过去,“婆母总没有苛待为难过我就是了,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

错误/举报/求书,点此举报(免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