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女生小说 > 次元法典 > 第二千零三十三章 项庄舞剑(回家后只想睡觉不想更新怎么办)

第二千零三十三章 项庄舞剑(回家后只想睡觉不想更新怎么办)

    这一会儿,看着项庄,方正不由的有种世界线变动的荒谬感。

    怎么项庄变成女人了?

    等等,该不会就和自己前世玩的那个恋姬无双一样,那些名将日后都会变成女人吧。

    比如刘备啊,诸葛亮啊,庞统啊,曹操啊……………不知道这次曹操还会不会变成一个金毛双钻头萝莉?

    至于貂蝉………

    想到那个浑身漆黑一身肌肉的身影,方正也是全身打了个冷颤。

    算了算了,不要想了不要想了。

    “啊,方公子还没有见过吧。”

    看见方正愣神,项羽也是急忙出声介绍。

    “这是舍妹小盈,与我是结拜兄妹,后我为她起名项庄。”

    “哦,原来如此………”

    听到项羽的解释,方正多少明白了一些,他原本还以为这个项庄会不会是项少龙那边谁的女儿,现在看起来似乎只是个结拜兄妹。不过在这个时代,结拜兄弟的多,结拜兄妹的倒是少见,其中肯定又是一摊子麻烦事———然而方正才不会蠢到去问。

    随后项庄向着众人行了一礼,接着便开始表演起剑舞来。

    在原本的故事里,这时候应该有人出来借口共舞而挡住项庄,不让他刺杀刘邦。不过换在现实里自然就不是这么回事了。方正只是端着酒杯,笑呵呵的看着眼前跳舞的少女。他可以感觉到项庄的确是意在自己,而且想要杀了他,然而方正混不在意。

    有本事你就动手啊。

    问题是你能吗?

    没错,对于项庄来说,这的确是个问题。

    和历史上一样,项庄的确是范增放进来要暗杀方正的,而且她也是报了必杀之心。可是当项庄按照计划开始起舞时,却惊讶的发现………对方压根没有破绽!

    没错,无论她走什么路数的剑法,似乎都找不到对方一丝一毫的破绽。不仅如此,每当项庄有想要动手的念头时,她的身体似乎就会不听使唤,根本不愿意遵从项庄自己的想法行动一样。这让项庄也是又急又气,但是却又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够咬着牙继续舞剑,试图抓住机会对方正来个绝杀。

    这一幕方正看在眼里,项羽自然也看在眼里,不由的暗暗叹气。他可是从项少龙那里听说过不少关于方正的事情,其中关于方正曾经一剑破开稷下学宫的事情他当然也有所耳闻,当时六国的顶尖剑手在方正面前连剑都拔不出来,眼下项庄想要对方正动手,也是老鼠拉龟无处下手。

    当然了,项羽并不知道,项少龙之所以对自己说这些,其实是希望他能够像方正这样自由自在,不受拘束。项少龙当初就特别羡慕方正这点,无奈当时他已经有乌家,还有众多娇妻美眷这些包袱,已经无法潇洒自如了,所以项少龙倒是希望自己的儿子不要走历史的老路,而是像方正这样自由自在的行事。

    无奈可惜的是他那点儿微弱的抵抗在历史的车轮前简直和螳臂挡车没什么区别。

    对此项羽也没法说什么,看了看方正非但没有生气的样子,反而像是看好戏一样的电着项庄,他也就眼观鼻鼻观心的继续喝酒吃肉了。

    项羽不声不响,然而项庄这会儿却是郁闷的要死,她既然可以做项羽的义妹,自然身手是极为了得,不然的话范增也不会要她进来舞剑刺袭。然而正因为项庄武功高强,反而越发察觉到眼前这个叫方正的年轻人的不平凡,乍看之下他举手投足间顺其自然,似乎完全没有防备自己的意思,但是却不留一丝破绽,让她根本无法出手。

    这种感觉让项庄郁闷的几乎要吐血,最终她耗尽了所有心力,也无法找出半点儿破绽,无奈之下只好舞完最后一剑,随后气喘呼呼的停了下来。

    “项小姐的剑舞非常漂亮,方某颇为欣赏,只要加以磨练,想必项小姐必能成为顶尖一流高手。”

    偏偏这时候方正还笑嘻嘻的举起酒杯,对着项庄虚虚一敬,气的少女银牙紧咬又拿他没办法,无奈之下,也只好抱拳还礼。

    “那么,项庄退下了。”

    说完这句话,项庄便转过身离开了帐营。而在帐营之外,范增则紧皱眉头等在那里,看着项庄退营而出,急忙走上前低声喝问道。

    “为何不诛杀此僚?”

    “你说的简单,那人岂是那么好杀的?!”

    听到范增的抱怨,项庄也是毫不客气的瞪了他一眼,她一直就不怎么喜欢这个范增,对方只是项羽的谋士,只是项羽敬他智慧,尊一声“亚父”,结果这个范增就蹬鼻子上脸,真把自己当成项羽父亲了,连带着对自己也像是父亲指点女儿似的………然而对项庄来说,你算哪根葱啊!

    “我刚才出手便一直在寻他的破绽,但是一直苦寻不得,直到最后都没有一丝一毫的机会!我有什么办法?!”

    看着范增的表情,项庄也是内心不爽,这是一种顶级武者之间的感应,范增只是一个谋士,从不上场打仗,更不会舞刀弄枪,对这方面当然是一点儿都不了解的。此刻听范增说话,脸上顿时露出了不信的表情。毕竟项庄说的也太夸张了。

    “那方正不过一肉体凡胎,有何特别之处?即便他神力盖世,我在此布置数百刀斧手,还拿他不下?”

    “不信你可以自己去试试啊,别连累到大哥便可。”

    对于范增,项庄是半点儿好气都没有,这老头言语间压根不相信自己的话,在项庄看来这种外行和他废话也没什么意义。于是不爽的留下这句话,便转身离开。

    直到这时,方正才收回目光,望向项羽。

    “是个有趣的女子。”

    “舍妹顽皮,还请方公子勿忘心里去。”

    面对方正的笑语,项羽也只能够苦笑着一拱手,随后他仿佛下定了决心般,叹了口气。

    “方公子,项某已经想过了,这天下之事,却非一人之事,然而项某这一路走来………”

    “我明白,和你爹一样,身不由己呗。”

    方正当然明白项羽的意思,现在的项羽可是名震天下的上将军,巨鹿大破秦军主力更是成就了神话,可以说现在的项羽是“众望所归”。

    当然了,这个所谓的“众望”并不是老百姓,对于老百姓来说,谁得了天下,与他们都无甚关系。

    “既如此,那么方某就给上将军一个机会好了。”

    方正笑呵呵的放下酒杯。

    “我们就以函谷关做赌,若上将军能够攻破函谷关,我方某便将咸阳拱手送上,从此不再过问世事,继续到处游山玩水去过我的神仙日子。当然,为了公平起见,我不会采用琴音杀敌之术,也不会使用什么神通。只会派遣我的学生上阵带兵,如何?”

    “这………感情好。”

    听到方正的说话,项羽原本紧绷的表情骤然放松了许多,他最怕的就是方正那招琴音杀敌,现在方正亲口确认自己不会使用神通,这让项羽本来紧张不安的心情放松了许多,不过很快,他又产生了疑问。

    “但是………据探子所报,方公子您麾下兵员不到十万之众,而我方则有四十万大军,兵精粮足,又趁破秦之势,士气高涨。诚然函谷关为天险之所,但是方公子以为区区数万人可抵我四十万大军不成?”

    “四万。”

    方正摇了摇头,伸出四根手指。

    “正如上将军所言,我手下没那么多兵员,眼下大多士兵都在平定各处事态,面对上将军你的四十万大军,我现在也就只能够拿出四万士兵对战了。”

    “区区四万?”

    项羽这次可完全按捺不住面上的诧异之情了。

    “方公子你当真不会使用什么神通异法?”

    “呵呵。”

    面对项羽的询问,方正呵呵一笑,再次倒了杯酒,接着望向项羽开口询问道。

    “上将军可知,在很久很久之前,我们的先祖是如何征战的?”

    “………项某不知。”

    “当时的先祖之辈衣不遮体,只披兽皮,手中武器乃是木制石斧,这样的敌人,在上将军眼中可有威胁?”

    “当然没有。”

    项羽摇了摇头,按照方正所说,当时的先祖只是披兽皮,拿石斧的话,连自己的盔甲都砍不传,何来威胁可言。

    “我曾听闻上将军以一人之力举起千斤大鼎,三起三落,那么敢问上将军,你可能举起这函谷关?”

    “自然不能。”

    项羽摇了摇头,而方正呵呵一笑,喝完杯中的酒,站起身来。

    “正是如此,人力时有穷之,而智慧的力量则是无限的………那么上将军,我们战场上见吧。哦,对了,俗话说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尊老爱幼却是美德没错,但是如果有些人给鼻子上脸的话,上将军也要多少教训一下的。”

    说完这句话,方正对着项羽一拱手,便转身离去。

    项羽则看着方正远去的背影,沉默不言。在过了片刻之后,只见范增这才匆匆走了进来,望向项羽。

    “上将军,为何不命人将此人拿下?”

    “非不愿也,实不能也。”

    “哎!”

    听到项羽的回答,范增气的一跺脚。

    “竖子不足与谋!如此良机,却偏被上将军放过了!”

    你骂谁呢?

    面对范增的说话,项羽嘴上不说,内心也是不爽,不过还是举起酒杯。

    “亚父不必介怀,我以与方公子有一赌之约,只要我们能够攻破函谷关,他便立刻将所占之地全部奉上。”

    “哦?还有此事?”

    听到这里,范增顿时神情一动。而项羽则点了点头,看着眼前再次陷入沉思的范增,不由的想起了方正临走前给自己留下的话。

    或许………自己这位亚父,着实有些太过放纵了?

    zn03251zxs

错误/举报/求书,点此举报(免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