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穿越小说 > 明天下 > 第二十七章模棱两可
    第二十七章模棱两可

    周国萍是一个偏激的人。

    云昭不知道她幼年时期到底遭遇了什么,才导致她被玉山书院关爱了这么多年,依旧性格激烈。

    云昭记得很清楚,当初见到她的时候,她就是一个瘦弱的如同小猫一般的孩子,被一个高大的汉子装在箩筐里背来的。

    交易的过程很简单,那个身材高大的汉子将肮脏的周国萍从箩筐里倒出来,然后装了云氏家丁给的四十斤糜子就走了,连回头多看周国萍一眼的兴致都没有。

    不明白他们之间的关系……云昭也没有力气再去问询,反正,这个小猫一眼瘦弱的女孩子到了玉山书院,她所有的苦难也就过去了。

    两样野菜,一样腊肉,一份从小河里现捞的小杂鱼,一坛酒,云昭与周国萍在黄埆树下开怀畅饮。

    由于是正式的政务交谈,冯英并未出现在酒桌上。

    云昭吃一口干炸小杂鱼,喝了一口酒后,对周国萍道:“我总觉得你要疯!”

    周国萍道:“有一段时间,我总想自杀。”

    “为什么呢?”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自己配不上现在的生活。”

    云昭笑了,跟周国萍碰了一下酒杯道:“谁说的?”

    周国萍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后道:“很多人都说我德不配位。”

    云昭也把杯中酒喝干了,用指节敲敲桌子道:“等我说这句话的时候你再自杀不迟!”

    周国萍笑道:“好!”

    又喝了几杯酒之后,云昭瞅着周国萍道:“你不会真的喜欢上我吧?”

    周国萍笑道:“还记得我刚到你家的状况吗?”

    云昭点点头,随手比划一下道:“你当时就这么高,秦婆婆她们拉你去洗澡的时候,你怎么哭得跟杀猪一样?”

    周国萍道:“我以为你们要把我洗干净了开吃,后来你来了,我觉得你可能不想吃我,我就不哭了。”

    云昭奇怪的道:“为什么会觉得我是好人呢?”

    周国萍大笑道:“你当时从肚子上的口袋里摸出来了一个柿饼给了我,那是我平生第一次吃到那么美味的东西,你既然有柿饼那样的美味吃,应该不会吃我。”

    云昭从袖子摸出一枚用纸包包好的柿饼递给周国萍道:“我到现在还有在身上装零食的习惯,有时候遇到韩陵山,段国仁,张国莹,钱小小这些人情绪无法控制的时候,我都会给他们一个零食吃——然后,就天下太平了。

    这件事对韩陵山这群人来说是很羞耻的事情,所以,我们进行的非常私密。

    总以为你不需要。

    看样子,以后我还是要用零食哄你才成。”

    周国萍慢慢打开纸包,嗅嗅柿饼,然后三两口吃了下去,擦擦嘴巴上的柿子霜道:“下一次给我柿饼的时候,用手帕包上,你手帕上的皂角味道很好闻。

    总是你给别人零食,有人给你吗?”

    “有,云杨总是给我烤红薯吃,从我这里占了不少便宜。”

    周国萍吧嗒着嘴巴,似乎还在回味着柿饼的味道,半晌才道:“这是命的味道,多吃一次,就像多了一条命,你不要把命给我们这些人给的太频繁。

    我担心吃多了,就品不出活着的滋味了。”

    云昭笑着郑重的点头,他觉得周国萍说的很有道理。

    有周国萍在,小小的兴安府就不应该有什么问题,像她这种从艰难困苦中厮杀出来的好汉,只要自己不出问题,兴安府的事情对她来说算不得什么大事。

    所以,云昭跟周国萍之间的谈话,说的大多是一些家常话,没有一句话涉及到政务。

    月上半空的时候,周国萍醉眼惺忪的瞅瞅天上的明月,又瞅瞅云昭道:“花前月下的,你真的不想让我侍寝?”

    云昭摇头道:“不想!”

    “你好歹把话说的婉转一些!”

    云昭夹了一口菜塞嘴里,不假思索的道。

    “你这样冰清玉洁,高贵典雅,仪态万方,学识丰厚的无上佳人,一旦被我这样的俗人玷污了,世上就少了一道绝美的风景,天宫中就少了一个在白莲中起舞的嫦娥!”

    周国萍矜持的点点头道:“你这样说我的心情就好多了,对了,这话你一般都在跟谁说?钱多多?”

    云昭摇头道:“喜欢钱多多的时候我就会扑上去,不废话!”

    周国萍慢慢站起身,朝云昭挥挥袖子道:“就这样吧,兴安府不会有事情,即便是有事情我也会平掉,你告诉王贺,敢欺压我麾下百姓,我让他吃不着兜着走!”

    周国萍醉意阑珊的走了,隐隐还能听见她唱歌。

    云昭并没有离去的意思,依旧坐在黄埆树下一杯接一杯的饮酒。

    冯英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坐在云昭对面,陪他喝酒。

    “周国萍的酒量一向很好,今天怎么醉了?”

    冯英多少有些好奇。

    “这个女人似乎想侍寝。”

    “哦?”

    “我没答应!”

    “哦。”

    “我很幸运。”

    “你是说她要侍寝的事情?”

    云昭摇头道:“我有时候只需要给他们一个柿饼,就能从他们那里获得他们的全部!”

    冯英笑道:“君以国士待我,我当以国士报之!君以路人待我,我以路人报之!君以草芥待我,我当以仇寇报之!诚如斯言。

    我夫君心胸之宽阔,心地之仁慈,远超古今帝王,获得这样的回报是应该的。”

    云昭大笑道:“以后多夸夸我。”

    “臣妾遵命!好了,该睡觉了,明日你还要接见兴安府的乡老们。”

    “他们算什么乡老,只是一些不怕死的老人家,想拿自己的命做赌注,为自己的晚辈们探探路。”

    “那也是乡老。”

    清晨起床的时候,云昭是被鸟叫声惊醒的,推开窗,一只肥硕的喜鹊就呼扇着翅膀扑棱棱飞走了,才过了一会,它又飞回来了,重新在窗外对着云昭吱吱喳喳的叫唤。

    冯英慵懒的从被子里探出头来,瞅了一眼喜鹊,就从枕头底下摸出一柄小刀子,就要把这只扰人清梦的喜鹊干掉。

    云昭制止了冯英的无脑行为,并催促她快点起床,今天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干。

    看到冯英美好的身形,云昭很想再上床睡一会,冯英大脑回来了,却不愿意。

    兴安府以前叫作金州,万历十一年汉江洪水覆没金州城,遂于城南赵台山下筑新城,并易名为兴安州,属汉中府。

    二十三年兴安州从汉中府划出,直属陕西布政司,领汉阴、平利、旬阳、紫阳、白河、石泉六县。

    自从罗汝才,射塌天,新天王,走石王,平等王,老回回,一只眼,咆哮王……等等贼寇占据过金州之后,这里就成了杳无人烟的地方了。

    云蛟,云霄,曾经在这里诛杀了大小贼寇七千余人,即便如此,这里残余的百姓们也只敢躲在高高的堡垒里固守。

    每当有大型贼寇到来之时,这些堡垒里的人,就会将一些寡妇,钱粮送到堡垒外边,希望贼寇们拿到这些人跟钱粮之后,就会离开,不伤害堡垒里面的人。

    周国萍现在手里的两百多个唯命是从的女人,就是这么来的。

    短短的两个月的时间,这些女人在周国萍的带领下,已经从孤苦无依,变得很强悍了,并且,她们是第一批被周国萍认可的新安府百姓。

    云昭随军带来的物资,被周国萍毫无保留的全部下发给了这些妇人,于是,这群妇人在一瞬间,就从赤贫变成了兴安府的富户。

    当那些前来探听消息的老人见到衣衫整齐的妇人们的时候,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当他们发现,这些妇人已经开始筹建金州名产小土漆作坊,并且已经有所产出的时候,他们就有沉默不语。

    直到他们发现这些妇人开始往土漆里面添加碾碎的铁锈调制黑土漆并且有上万斤成品的时候,他们开始变得疯魔,开始有老人指出,这些妇人是他们家族的,所以,土漆也应该是他们家族的。

    周国萍一口口水,就喷在那个胡须花白的老汉脸上,云昭还是第一次发现周国萍的口水量是如此之大。

    老汉才要喝骂,就被两个黑衣众捉住,然后,那两百多个妇人居然排着队从老头身边经过,并且每人都在朝那个老汉吐口水。

    于是,那个老汉就被妇人的口水洗了一遍澡。

    被黑衣众松开之后,老汉并没有立刻自杀,而是郑重的向周国萍提出要求,他们的堡垒中还储藏了不少土漆,希望能够卖给周国萍。

    云昭静静的站在后边,看着周国萍表演。

    果然,周国萍没有让他失望,以不足一成的市价收购了那些堡垒里的储存的土漆,然后转手卖给云大,获利十倍。

    这一切都是当着那些乡老的面进行的,付账的时候更是霸道,直接从云大给的钱财里分出一成给了乡老,却分了五成给那些妇人们,她自己什么都没出,分到了四成。

    很奇怪,那些有胆子谋算妇人钱财的乡老们,却对周国萍平白拿走四成利益一点意见都没有。

    “我没打算一开始就给这些人好脸色,也不会分半点好处给这些人,就目前而言,只要王贺开始大规模收购土漆,在两年之内,我要在新安府制造两百多个富裕的女当家人。

    我需要这两百多个女子控制新安府所有的出产,这些人但凡是想要跟外边的人做交易,首先就要接受这些女人的盘剥。

    直到摧毁掉他们的宗族,摧毁掉他们高高在上的权力,瓦解掉他们固有的生活习惯,我才会考虑放开市场,准许他们进入。

    当然,最先瓦解的宗族,必定是第一批受益者。”

错误/举报/求书,点此举报(免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