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穿越小说 > 天唐锦绣 > 章节目录 第七百一十二章 争执不下
    一个称呼,便可见李道宗如今在吏部衙门当中的尴尬局面。

    诚然,李道宗功勋卓著,先后参与攻打刘武周、王世充、东突厥、吐谷浑等诸多战役,为大唐帝国的统一和开疆拓土立下赫赫战功,在宗室当中与河间郡王李孝恭并称为贤王。李二陛下亦曾评价李道宗是与李勣、薛万彻二人齐名的名将。

    然而再是功勋赫赫的名将,战场之上可以战无不胜,却不一定照样能够在朝堂争斗当中挥洒自如。

    衙门里势力倾轧、利益盘结,想要快刀斩乱麻何等之困难?战争之上无望而不利的兵法运用在衙门争斗之中不见得管用,尤其是李道宗乃是大唐宗室,本身便曾是关陇贵族的一份子,这会儿固然可以跟着李二陛下扯起反对关陇的大旗,但自身之牵扯却极深,很难做到六亲不认、公事公办。

    既有本身之牵扯,又有对手之顽抗,举步维艰亦在情理之中。

    ……

    房俊便看着令狐修己,微笑着说道:“令狐侍郎毋须多礼。某今日前来,乃是心中有所困惑,特意求教,一解迷津。”

    令狐修己自然明白房俊所谓的“困惑”“迷津”是何物,但这件事是他一手操办,此刻自然不能退缩,只得硬着头皮道:“下官位卑言轻,见识浅薄,怕是不能为越国公解惑。”

    “哈哈。”

    房俊笑了一声,指着令狐修己对李道宗说道:“都说令狐一门敦厚诚朴,处事端方,可这位令狐大郎却好似并没有令狐家的遗传,某瞧着油滑得紧,官场上这种推卸责任的把戏熟稔于心,也不知道令狐季馨是怎么教的。”

    “季馨”是令狐德棻的字号,一般只能平辈好友以此称呼,后生晚辈倒也不是不能叫,但为了表达尊敬大多应该称呼一声“季馨公”,或者以其官爵“彭城显公”称呼一声“彭城公”,似房俊这般直呼其字号,难免有些不敬。

    可令狐修己知晓这厮跟自己父亲的恩怨,没相互间指着鼻子骂娘就算不错了,还能指望他言语尊敬?

    反正并不算太过分,令狐修己觉得自己应当忍下,黑着脸道:“越国公所言有失偏颇,下官不解其意。”

    房俊便轻轻拍了下大腿,提高音量道:“很好!既然你不解,那么某来问你,缘何裴行俭的任命由太子殿下已经民部提请,吏部却迟迟不肯下发告身文书,若由此导致民部之事务收到拖延迟误,这个责任由谁来背,又有谁背负得起?”

    外间的官员们早就都竖着耳朵听着值房内的动静,此刻听闻房俊气势汹汹的发问,不禁心里齐齐一跳,暗叫一声:果然!

    这裴行俭不仅是房俊的小弟,更是太子殿下重点简拔的人才,结果任命告身在吏部受到阻拦,这厮当然忍不住要打上门来。

    只不过就连吏部尚书都对此无何奈何,不知房俊这厮却是如何能够压服以令狐修己为首的关陇一系……

    令狐修己对房俊的来意早已清楚,所以此刻倒也没有多少惊讶慌张,早有腹稿,平静回话道:“裴行俭之任命告身的确被压在吏部,而且正是由下官一手经办。”

    他没有推卸责任,也推卸不掉。身为关陇一系在吏部的领军人物,若是这个时候认怂推卸责任,那么他的政治生涯几乎也就到此为止了。

    一个连担当都没有的人,谁会信任你,继续用资源推动你占据高位,甚至再进一步?

    “但是还请越国公明白,吏部自有办事之流程,各个部门之间相互协同,尤其是攸关金部郎中这样一个重要之官职,一道一道程序更是容不得半点马虎,严格审查确有必要。越国公固然位高爵显,但此乃吏部内部之程序,您无权过问。”

    外边的人都替令狐修己捏了一把汗。

    你这面对的可是房二棒槌啊,这番话固然说得不卑不亢骨气十足,可房二这厮又岂是一个讲理的?

    房俊不怒反笑,盯着令狐修己,缓缓说道:“这等话语拿去糊弄那些个初入官场之人或许可以,可是拿出来在某的面前说,令狐侍郎你是不是有些瞧不起某?”

    令狐修己硬着头皮道:“并非如此,只是因为裴行俭的资历、成绩、考核都存有瑕疵,亟待审核,或许拖延至今,对事不对人,越国公万勿误会。”

    一旁的裴行俭面无表情。

    李道宗慢慢的喝茶,面色很是难看。

    他以堂堂郡王之尊入主吏部,结果处处掣肘,时不时被这些个关陇的小辈顶在墙上下不来,实在是丢人之际。

    这会儿令狐修己更是在自己面前侃侃而谈什么程序、章程,何曾将他这个吏部尚书放在眼中?

    简直欺人太甚!

    若非担忧皇室与关陇引发大规模的冲突,他甚至都想将这些个混账推出大门之外一刀一个宰了了事……

    当然,这种事他是万万不能干的,毕竟李唐皇室亦是关陇贵族的一份子,相互打压、反抗都可以,但是反目成仇却绝对不行。

    然而他虽然不能干,但是房俊可以。

    这会儿他喝着茶水,忍着心中怒火,眼神却不断的往房俊身上瞟,暗忖这个棒槌今日气势汹汹而来,又被令狐修己这般怼回来,怎地还不发飙?

    他以为房俊挟着怒气而来,摆明了就是要“大开杀戒”,孰料这厮却丝毫不怒,依旧笑呵呵的看着令狐修己,问道:“裴行俭之前担任华亭镇长史,更兼着华亭镇市舶使,总管海路邦交外贸,成绩优异贡献卓越,你来给某说说何谓‘资历、成绩、考核都存有瑕疵’?还说什么‘亟待审核’,裴行俭出身河东裴氏,一等一的门第,你还要审核什么?”

    华亭镇虽然是房俊的封地,却并非他的私产,只不过是享受其地百姓之“食邑”,并无管辖之权,所以长史乃是朝廷官员,食朝廷之俸禄。只不过华亭镇肇始之初一穷二白荒凉至极,乃是房俊一手将其发展起来,等于在大唐之版图上硬生生开辟出一个富庶繁华之地,所以拥有着无与伦比的威望。

    但裴行俭的的确确是朝廷官员,绝非房俊夹带里的私人,从而华亭镇所取得的诸多成绩,无论如何都得有裴行俭一份。

    更被说裴行俭还兼任着市舶使,名义上乃是华亭镇市舶司的最高长官,实际上也掌管着对外海运,权力极重。

    这样一位官员,调回京师之后升官晋爵乃是情理之中,这份功绩更是足以秒杀九成以上的京官,若是这还有瑕疵,整个大唐哪一个官员还有升迁之资格?

    眼下大唐虽然科举兴起,但短时间内依旧不能取代以往的选官制度,从魏晋之时便流传下来的“九品中正制”依旧是选官之主流,河东裴氏这样一等一的门第,裴行俭本身的能力、才学、成就,更无审核之必要。

    所以令狐修己口中说出的理由,根本就不能成立。

    令狐修己面色涨红,知道眼前这厮看似粗犷桀骜,实则最是精明不过,自己的诸般狡辩根本不能令其信服,干脆将心一横,咬着牙道:“此乃吏部衙门办事之流程,下官毋须向越国公回禀。”

    压着裴行俭的告身,这件事本质上便有违程序,理由自然说不通,可他也不能在房俊诘问之下承认错误老老实实的将告身双手奉上,那也就只能以房俊“无权过问”的理由来搪塞了。

    事实上,房俊的确无权过问。

    朝堂中枢各部衙门自有办事之章程,你若是不服,大可以去御史台甚至大理寺告状,但绝对不能在衙门里指手画脚,否则朝廷威严何在?若是人人皆可上门指责诘问,各个衙门也不用办正事了,一天到晚只顾着扯皮了。

    可房俊是谁?

    今日过来就是解决问题顺带着压这帮子关陇子弟一头,自然不会善罢甘休……

    zn03251zxs

错误/举报/求书,点此举报(免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