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穿越小说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三百九十章 嫌隙
    长孙无忌前脚进到府内,后边挑着礼品担子的家仆便在长孙涣的带领下来到正门。

    自有房家的管事迎上前来,先收了礼单,然后带着这些长孙家的家仆前去库房交割,清点之后,登记在礼仪簿上,以后长孙家但凡有个婚丧嫁娶,房家一般便会按照这一份贺仪予以回礼。

    长孙涣自然留了下来,陪着房俊闲聊几句。

    此时已经正午,该来的宾客来得差不多,门口稀稀落落的时而有几个因事耽搁而匆匆赶来的宾客,倒是多了说话的机会。

    房俊便将长孙涣领进门旁的门房。

    “怎地不见李二郎与程处弼他们?”长孙涣最近得到父亲的重用,府中许多事务都交由他来处置,而长孙家现在又是多事之秋,故而出去几天前来了一趟房府便匆匆离去,今日来得夜晚。

    按理说如同他与房俊这般的关系,今日即便是一起在门口充当迎宾都是说得过去的。

    房俊坐在椅子上揉了揉腿,没好气道:“处弼半月前被程伯伯派去辽东,赶不回来,李思文那货不愿在家游手好闲,求陛下给了一个秦州府果毅都尉的官职,这回来信说是当地不靖,郡兵日夜警戒,实在脱身不得,可昨日他家那小妹前来府中与舍妹相聚,却说李思文乃是看重了秦州当地一户人家的小姐,正在热烈追求……娘咧!有异性没人性的东西,嘴上说的好听,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简直是个败类!”

    秦州乃是陇右重镇,果毅都尉乃是折冲都尉的副手,相当于秦州军区的二把手,也算是挑起大梁的一方人物,再加上其父的光环,纵然身为次子不能袭爵,可未来也必定能在军方站稳脚跟,成就一番事业。

    长孙涣听得房俊说到“当面一套背后一套”这句话,心中顿时一紧,眼皮一跳,一阵心虚。

    抬头瞅了瞅房俊的脸色,正好跟房俊看过来的目光对视,瞬间呼吸一滞,眼睛下意识的便错开。

    难道上一次东市啸聚事件的时候,自己心中藏了算计特意晚了一些前去通知的事情,被房俊知道了?

    长孙涣心中打鼓,有些后悔那天的事情,房俊一直待自己不薄,可是关键时刻自己决然藏了那等私心,在好友背后戳了一刀,着实有些忘恩负义不讲义气。

    此刻如坐针毡,只得尴尬的笑笑,说道:“倒也情有可原,这李二郎眼见你我均是成亲生子,如何不急?那等从不肯落于人后的性子,干出一点出格的事情倒也不奇怪。”

    听着是给李思文辩解,实则却是替自己开脱。

    房俊眯了眯眼,不置可否,正欲开口,门口便有家仆进来说道:“二郎,令狐家派人亲来贺喜,来人正在门口呢。”

    房俊楞了一下:“令狐家?”

    令狐德棻那老货可不止一次在他面前吃瘪,甚至被武媚娘挠得一脸血导致颜面丧失名气一落千丈,说是生死对头都不为过,居然还会派人前来贺喜?

    吃错药了不成……

    不过人家既然来了,自己总不能拒之门外吧?

    便对长孙涣说道:“你且去府内稍坐,待会儿陪我敬酒,我一个人可应付不来程伯伯那帮夯货。”

    听到这话,长孙涣如蒙大赦,知道房俊就算知道了内情,也已经原谅他,赶紧拍着胸脯表示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今日定然帮着房俊将那帮老行货撂翻了不可,然后立马溜去府内。

    房俊暗叹一声。

    当日长孙涣故意晚了一些通知他的事情,的确令他火冒三丈。若是长孙涣能够及时通知,他自然可以从容应对,不会导致事起仓促手忙脚乱,最后不得不使出纵火砸抢扩大事态这等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无奈之举。

    可是事后想想,又能怪得了谁呢?

    生于俗世之中,又有几个人能能够当真将义气摆在前头,无视自身的利益?若是有人能够对他义气为先肝胆相照,他自然不吝于回报赴汤蹈火两肋插刀;可长孙涣既然看重私利,那也不必要立即翻脸,往后遇事心中有数即可,绝对不会如同以前扶持长孙涣掌控“东大唐商号”股份那般对其全力扶持。

    君以国士待我,我自然以国士报之。

    若只是相互利用,那我自不会掏心掏肺……

    到了门前,便见到一脸稚气清秀的令狐元超站在那里。

    令狐元超一见房俊,清秀的小脸儿立马浮上诚挚的笑容,抱拳上前施礼:“今日二郎大喜,小侄奉了叔祖之名,特意备好礼物前来祝贺。”

    房俊上前还礼,闻言笑道:“得了,别给你那位叔祖添彩了,令狐尚书怕不是掐死某的心思都有,他会给某贺喜?呵呵。”

    令狐元超赶紧说道:“二郎误会了,今日的确是奉了叔祖之命前来,当然,即便叔祖不让来,小侄也还是会来的……”

    房俊呵呵一笑,拍了拍令狐元超的肩膀,着实喜欢这个实诚孩子,笑眯眯道:“有这份心,某就高兴了,你且入府饮宴,待会儿某给你介绍几个少年俊彦,好生亲近亲近。”

    令狐元超顿时大喜。

    虽然令狐家乃是关陇集团的一份子,但是由于叔祖为人迂腐刚硬人缘不好,实际上与令狐家来往密切的没有几家,这般导致令狐家的人脉极其狭窄,出去同气连枝的关陇集团,外界都不愿意搭理他们家……

    而以房俊的身份地位,能够入得他眼的“少年俊彦”必然是一时之俊杰,若是能够多多结识,对于自己自然是莫大的好处。

    房俊让家仆领着令狐元超入内,忽然想起一事,问道:“贵府准备了何等贺仪?”

    这话其实有些唐突,更有些失礼。人家前来贺喜那便是人情,不在于礼物多寡,即便是心中当真不满对方贺仪轻薄,那也不能宣之于口,否则岂不惹人耻笑?

    可房俊着实好奇,据他所知,令狐家先是被武媚娘折腾得赔了一大笔钱,这一次赎回东市闹事的族人家仆更是狠狠的放了一回血,这时候前来贺喜,会备上何等贺仪?

    以他对令狐德棻那个老顽固的了解……

    果然不其然,令狐元超听到房俊问起这个,顿时小脸儿一垮,羞愧难当:“还请二郎见谅,吾家现在着实是银钱无继……”

    房俊摆摆手:“某就是好奇,你那位叔祖可不是个心胸宽敞的性子,能打发你来贺喜已是出乎预料,又会备下何等贺仪呢?”

    令狐元超苦着脸,讷讷不言,脸庞涨红,身为窘迫。

    一旁的管事便凑到房俊近前,低声道:“回二郎,令狐家的贺仪乃是一筐红皮鸡子儿,还有一个纯银的百家锁……”

    “……”

    房俊差点气笑了!

    令狐德棻这个老东西,还真是睚眦必报啊!

    外头见到他前来房家贺喜,必然说他不计前嫌心胸宽大,狠狠的捞取一波赞誉!可是贺仪是什么?一筐鸡蛋,一个百家锁,价值不到十贯钱……即能让房俊气得暴跳如雷,偏偏又只能憋着吐不出来。

    难道还能到处宣扬嫌弃令狐家的贺仪太少?

    人家都被你折腾得破了老大一笔财,还能不计前嫌的给你贺喜,你反倒嫌弃人家的礼物送的少……

    到时候笑话的可就是房俊了。

    令狐元超见到房俊的神情,心中惴惴不安,心里也暗暗埋怨叔祖。

    就算家里再穷,也不至于拿不出一份贺仪吧?

    这回算是将房俊得罪得死死的,此等贺仪,那简直就是在啪啪的打房俊的脸……他现在真怕房俊一气之下将自己轰出门去,那自己可就成了整个长安城的笑柄了。

    索性房俊只是咬牙切齿的低声嘟囔了几句什么,并未迁怒到自己身上,并且对自己摆了摆手:“速速去后宅饮宴吧。”

    令狐元超如蒙大赦,撒开腿就跑,中了箭的兔子一般几个起落便窜到后宅……

    房俊又好气又好笑,低声骂道:“老匹夫,给我等着,不好好折腾折腾你,不知道马王爷三只眼!”

错误/举报/求书,点此举报(免注册)